首页 时政 鲍里斯 卡明斯 戴森 短信

“雙首”短信引發英國政局大地震 卡明斯:得不到 我就毀了你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一个国家的首相和这个国家的首富私下是好朋友,经常直接发短信沟通,后者还请求前者给自己免税,前者欣然答应……这件事发生在2021年的英国,事件的主角,正是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和英国首富詹姆斯·戴森爵士这条短信日前被捅到了英媒,引发政坛大地震。

鲍里斯恼羞成怒,矛头直指自己当年最信任的左膀右臂——前政治顾问多米尼克·卡明斯,怒轰对方是要毁掉本届政府的“多嘴的叛徒”(chatty rat)?

虽然去年11月卡明斯黯然辞职,然而三天两头,他都被叫到下议院听证会作证,听到有关鲍里斯怒斥自己是叛徒的报道,当年襄助鲍里斯打赢脱欧公投和大选的智囊不是等闲之辈,怎能吞下这口气?他否认自己泄密之余,连发三箭——卡明斯表示自己绝对没有泄密:

如果鲍里斯有那条短信,请他出示;
鲍里斯在抗疫初期不听他的劝告,迟迟不封锁国境;
最重要的,是他声称鲍里斯不听他劝告,让保守党金主为官邸装修买单!

不久前,选举委员会经过调查表示有足够理由相信鲍里斯在官邸装修问题上存在违法情况,《太阳报》惊呼鲍首相可能走向谢幕,而这一切虽然不是卡明斯导致,但这件争议从媒体爆出已经2个月,突然重新升温,鲍里斯开这一枪“功不可没”。

BBC对卡明斯有以下评论:“一个宣传高手”;“擅长编织故事,每次都能造成伤害”。

《卫报》注意到:在政府宣布对短信泄密事件展开调查后,几乎与此同时所有右派报纸,包括《每日电讯报》、《每日邮报》和《太阳报》都花很大功夫报道这个卡明斯泄漏机密的故事,保守党后排议员迅速跟进讨论政府机密保护问题……

《卫报》暗示有人希望转移矛盾,而卡明斯突然被拿出来“祭旗”,绝非偶然。

然而,他们低估了卡明斯——BBC表示,首相府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情况恐怕一发不可收拾。



《i》则评论:觉得现在卡明斯说的话有杀伤力?等待5月份地方选举的时候!是啊,鲍里斯固然贵为首相,但不要忘记了,他走向权力顶峰的几场大仗,背后都是卡明斯。

作为曾经的盟友和心腹,造王者卡明斯把鲍里斯扶到了今天的位置,他即便不能毁掉鲍里斯,作困兽斗的他也能把鲍里斯抓出一脸血,还会让保守党伤了元气,影响5月份保守党各项选举上的得票率。

而鲍里斯目前正处于最虚弱的时候。

《太阳报》形容他面临相位保卫战,《每日邮报》头版赫然写着《鲍里斯走在钢丝上》(Boris on the rope);选举委员会对他发起了调查,一旦证实出现违法情况,甚至要移交警察法办;背后的内阁办公厅大臣迈克尔·戈夫虎视眈眈……

鲍里斯的仕途为何走到今天这步?远的暂且不说,让我们从那条短信开始说起……01

首富发短信让首相免税,引发私相授受争议时间拨回到去年年初,英国医院呼吸机告急,首相鲍里斯想到了向企业界求援、尤其是制造业巨头们,希望利用他们的行业know-how、创新思维和解决能力以及产业链,能够迅速转为生产呼吸机,救国家民众于水火。

作为智能家电骄傲的品牌戴森,其创始人詹姆斯·戴森爵士贵为2020年《星期天泰晤士报》英国财富榜上的英国首富,自然当仁不让,而戴森爵士也确实出手了,将自己的工厂生产线改造为呼吸机生产线,迅速生产出了呼吸机。

而鲍里斯和戴森,一个首相一个首富,珠联璧合,这本来可以是一个完美的故事。

然而,时间来到2021年,BBC一则报道,让我们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这个故事。

故事还是那个故事,味道却变了:充满着权钱暧昧、群带主义、精致利己。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来看看BBC曝光的短信内容。

詹姆斯·戴森:“我们准备好了。

然而,可惜看上去没人想让我们有进展。——詹姆斯留。”鲍里斯·约翰逊:“明儿我就去处理!我们需要你。

它看上去棒极了。”过了一会儿,鲍里斯回复:“里希说解决了!我们需要你。”戴森表示:“谢了!我们会为了呼吸机倾尽一切。——詹姆斯留。”

显然过了一段时间,戴森又发了一条短信给鲍里斯,这次比较长:他解释了需要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给他从新加坡转移回英国的员工税收优惠,以“特殊情况”名义——戴森总部目前在新加坡,因此他们的员工回国设计和生产呼吸机恐怕要面临某些税,而他希望苏纳克可以让戴森不用为他们支付外国人在英国工作所要承担的税。

不久后,鲍里斯回复:“詹姆斯,我是第一财政大臣(注:First Lord of the Treasury,根据英国传统,首相兼任古老的高级财政大臣一职,因此是第一财政大臣,而财政大臣则是第二财政大臣),你可以以我的话为准,我们是你的后盾,做你需要做的事情吧!”

对这条短信,戴森爵士早前回应:自己的公司没有从呼吸机项目中获益,而且还志愿付出2000万英镑研发成本。

戴森爵士形容他为国服务非常光荣,如果再有机会还义不容辞。

他表示,如果认为他要求政府在法令上网开一面,这是荒谬的,她的公司没有从该项目中获得任何好处。



后来,戴森又否认他试图从首相那里获得额外优待,自己只见过鲍里斯三次,而且从来不是保守党的捐款者,也没有参加保守党活动。

从短信内容上来看,我们当然可以从正面角度解读在非常时期,为了抗疫,首相作出了一些承诺,这些承诺从戴森角度来看是非常时期的非常办法,他为的不是戴森品牌盈利,而是为了抗疫,最后这个项目也赔钱了;然而,即便考虑了这一层因素,最高领导人和富豪之间不是透过政府和企业之管道进行沟通,而是用私人手机进行沟通;富豪跳过财政部、跳过财政大臣,找到最高领导人疑似亲自“关照”,而且涉及免税这样的事情,对于其他企业是否存在不公平情况,这都引发英国社会的深深忧虑。

事实上,内阁大臣行为守则明文规定:政府官员及其私人秘书必须公布他们有关政府事务讨论的一切细节,如果一次谈话没有文官的参与,应当在活动结束后尽快反馈给相关部门;大臣们应当以公开及透明的方式做出决定。

其实,这已经不是鲍里斯第一次爆出短信风波,不到一个月前,媒体曾经爆料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宾·萨勒曼就发短信给鲍里斯要求他介入其家族收购英超俱乐部纽卡斯尔的事宜,当时鲍里斯就许诺助手会着手调查。

到底还有多少人有鲍里斯的手机号码,他们之间的背后沟通是否会影响英国国家及公众利益,这都让人不寒而栗。

政商紧密的关系、以及商人透过个人关系游说政府官员是最近保守党倍受抨击的一点。

早前前首相大卫·卡梅伦为自己任职的企业游说财政大臣苏纳克(有关卡梅伦游说门请戳:卡梅伦赚5.4亿这操作卷空前丑闻!)闹得满城风雨,风波延烧至今,如今鲍里斯又闹出类似争议,让人大呼:保守党到底怎么了?

在首相质询上,工党领袖凯尔·斯塔默爵士指责首相为那些有他个人手机号码的人提供便利。

苏格兰民族党下议院领袖伊恩·布拉克福德呼吁首相在质询当天马上公布两人短信内容。

对此,鲍里斯先是回应:他为了帮助NHS获得救命的呼吸机“上天下地”,没什么好道歉的,他也没什么秘密好隐瞒。



他承诺,将在“不日”公布他和戴森之间短信的全部信息。

目前最新进展是,内阁办公室已经召开了一场正式的调查,但调查的对象是短信泄露,因为其已经造成重大不利影响,结果将在六个月后公布。

BBC评论,游说可以是完全合法的,这是议会制度的一部分。

然而,首相的行为值得关注的重点不是他和戴森讨论的内容,而是他们讨论的方式。

“有关游说的原则是清晰的——沟通要在不存在利益冲突的情况下进行,而且一些必须公开透明的。

戴森曾经通过官方渠道联系财政部,但不知道在那个阶段,首相是否告诉下面的官员他和戴森之间的短信往来。”

02 转移矛盾?首相府怪卡明斯泄密、兴起抓内鬼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鲍里斯和戴森短信风波发展至今,政治人物和媒体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解读角度——以工党、苏格兰民族党等反对派政党以及以BBC、《卫报》等为首的中左派媒体,关注的是戴森的游说行为是否涉及利益冲突、是否损害了公众利益;而保守党和一系列右派报纸和小报都将重点放在了短信泄密上。

《卫报》观察到,在政府宣布就短信泄露展开调查后,不到几个小时,《每日电讯报》、《泰晤士报》和《太阳报》不约而同地引述首相府内部人士,直指前政治顾问卡明斯就是那个泄密者!《太阳报》更指鲍里斯认为,自己的前心腹把自己和戴森以及和沙特王储之间的短信捅给媒体,就连最近媒体爆出鲍里斯说宁愿“尸横遍野也不愿封锁”的言论,也是卡明斯爆的(有关鲍里斯的尸横遍野说引起的风波,请戳:鲍里斯宁可尸横遍野也不愿再封锁?!)



鲍里斯私下指责卡明斯要毁掉自己的政府和保守党,他感到非常失望和感到伤心,更用“多嘴的叛徒”来形容卡明斯!

鲍里斯的理据是:这些短信都是卡明斯担任政治顾问期间鲍里斯发的,而他常常把这些短信转发给身边的幕僚。

《太阳报》还报道:情报部门对于一系列短信泄露,尤其是首相和国外元首的短信泄露出去,将会对国家安全造成重大影响。

英国情报部门M15已经开始调取内阁会议参与者所组成的WhatsApp群组纪录。

国安智库The Henry Jackson Society更呼吁政府对泄密者采取紧急行动。

《星期天泰晤士报》表示据M15了解,在10月底那场讨论第二次封锁的会议中,只有一条信息被发出,当时有6人出席了会议——鲍里斯、卡明斯、首相府通信主任李·凯斯、两名官员和另一名幕僚。

该报表示,M15发现当时有一人有两张sim卡,而只有一个人当时有一部工作手机、一部私人手机,那人就是卡明斯。

《太阳报》更连篇累牍地讨论“谁是内鬼”,比如他们认为首相府有关卡明斯是泄密者的说法靠不住,真正的泄密者是内阁办公室迈克尔·戈夫的幕僚亨利·纽曼。

该报还煞有介事地列出其他泄密事件的内鬼人选,比如首相装修风波和卡梅伦游说门不是卡明斯爆出来的,就是工党的内鬼爆出来(传统上对工党的内鬼的代号是“红喉咙”,Redthroat),等等。

保守党议员也将重点放在鲍里斯缺乏对个人隐私的保护习惯,吐槽他十多年年坚持不换手机号码。



近日的最新消息是,鲍里斯的手机号码早在他2006年担任影子高等教育部长时,就因留在新闻稿底部而公之于世了,已“流传”了15年。

保守党前党魁伊恩·邓肯·史密斯爵士则要求对于所有大臣的私人手机进行防护。

首相府还暗示内阁秘书西蒙·凯斯已经要求首相更换自己的手机号码。

其实,熟悉英国政治的人都知道,政府所谓内部人士匿名把消息透露给熟悉的记者,然后达到政治目的,这并不是第一天发生——只要攸关公共利益,像BBC这样的权威媒体也一定会公布这些所谓泄露的短信,而且是全文。

执政党更是自己常常亲自透露消息给拥护自己的媒体,打击政敌,远的不说,《太阳报》等媒体报道的鲍里斯怒斥卡明斯泄密,消息又是从何而来?(有趣的是,在《太阳报》抓内鬼讨论中,该报就判定鲍里斯怒斥卡明斯泄密这些消息本身就是首相自己泄露出来的,虽然这也只是推测。)

因此,所谓的抓内鬼,更像是为了转移公众注意力所唱的一出戏。

通过讨论这个话题,有关首相的行为操守和游说行为合法性的讨论迅速被转移到了所谓谁是内鬼及国家安全的讨论上。

在这出“戏”里,政府和执政党、右派或小报媒体配合无间、各取所需,前者需要转移矛盾,后者需要报纸销量和网络流量——他们希望公众热衷于讨论抓内鬼把戏,在真正的调查结果出炉——那需要6个月——之前,人们忘记问题的本质,而到了6个月后,所有选举都结束了。

这恐怕是保守党唱这一出戏的背后原因。



既然要转移矛盾,那么就需要一个合理的靶子、一个替死鬼。

在英国社会,有谁争议重重、神憎鬼厌、左派恨之入骨、右派想要落井下石呢?答案就是卡明斯,那个人们心目中的阴谋家、曾违反防疫规定却获得首相多次力保,终于在和首相女友一派的斗争中败下阵来(有关第一女友和卡明斯之间的内斗,请戳:英首相府大内斗曝光,第一女友面临“干政”彻查!),背负着防疫不力的恶名在去年11月黯然离职,至今时不时被请到下议院作证,他恐怕就是鲍里斯锁定的那个靶子、替死鬼。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此举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03开战!掌握鲍里斯一系列内幕机密的卡明斯如何大反击?

作为多年来活跃在大报、小报讨论中的争议人物,卡明斯如今虽然虎落平阳,但绝对不是容易被欺负的人。

作为曾经的脱欧派旗手、保守党大胜的军师、首相府的大脑、鲍里斯的左膀右臂,你可以讨厌甚至痛恨卡明斯,绝对不能够轻视他的能力。



就像BBC所说的,卡明斯是宣传高手,而且锲而不舍,当他全力投入一项事业时,他很擅长编织一个故事,总能对对手造成伤害——脱欧就是他曾经编织过的一个宏达的叙事,后来也实现了。

这次卡明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这口气又如何能够忍下?从他一系列行为来看,他不仅仅要维护自己的清白名声,更要让解雇自己的老板付出一番代价。

卡明斯第一招,就是连发三箭:拿出证据否认自己泄密;批评鲍里斯不听他劝告,在疫情初期封锁边境过于犹豫;指鲍里斯不听劝让保守党金主给自己的官邸装修买单。



这三箭每一箭都瞄准鲍里斯要害!在卡明斯多年没有更新的博客上,他先回应了短信泄露门的问题。

他写道自己在首相和戴森之间的一个Whatsapp群组上,但手机里找不到BBC爆料的那条短信。

他也不是BBC报道的直接或者间接消息来源。

他更爆料:他在首相府的前同事告诉他,戴森的公司把戴森和首相之间的短信的截图发给了财政部,就是这份邮件泄露给了BBC,但他“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

前同事告诉卡明斯他不在抄送的对象当中,但由于目前无法打开自己以前的官方邮箱,因此无法查证。

他还表示,自己愿意和内阁办公室见面,让他们检查自己的手机,看看有没有那条信息——他还表示,如果首相真的转给了他,他应该有办法可以转给内阁办公室看。

卡明斯的这一系列说法有理有据,还提早将了首相一军,让对方先声称先举证;他还爆料了自己了解到的短信泄露给BBC的真相。

卡明斯完成了防守后,正式转守为攻,他发出的第二箭是:批评鲍里斯在正常抗疫过程中犹豫不决。

他在推特上表示,他认为政府要吸取的一大教训就是当初没有及时关闭边境,而他当时正是那个建议首相这么做的人,但意见没有采纳;这种犹豫贯穿了秋天的二次封锁和冬天的三次封锁。



在他看来,作为领导人,首相的做法不符合“这个国家所需要的责任心和正直的品格”。

当然,卡明斯首先是为了撇弃自己的责任,他的这些说法目前似乎属于单方面说法,但没想到他发完推特不久后,就出现了《每日邮报》报道的鲍里斯说宁愿尸体堆积成山也不愿意进行封锁的重大爆料,这让他的说法和那篇报道相互印证,这就耐人寻味了。

卡明斯的第三箭,则是爆料鲍里斯的确让保守党金主为首相官邸翻修买单!(有关鲍里斯装修门前因,请戳:鲍首相大婚“庆”解封,没钱装“婚房”慈善募款遭炮轰!)他表示,首相在2020年和他讨论过这个问题,他告诉首相,他让保守党金主秘密支付装修账单的做法会违反首相行为准则,他拒绝帮助他处理付款事宜,后来就不了解这件事了。

他还表示,自己很“乐意”配合内阁办公室或选举委员会的相关调查,告诉他们自己所了解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卡明斯有关装修的这番言论的那会儿,装修风波在经过2个月的发酵,正处于相对沉寂的状态,媒体没有更多的新材料,调查也还没展开。

但卡明斯当时这番爆料,为后面装修风波添了一把重要的柴火——作为鲍里斯曾经最信任的政治顾问,当他说鲍里斯曾经想要让金主捐款,那可是重要的细节。

这件事后来的发展我们也知道了:鲍里斯改口说装修费用是自己出的,但媒体抓住不放,除了保守党金主捐款、保守党党部买单的说法,又出现了鲍里斯向金主借钱买单的做法;后来内阁秘书凯斯到议会听证会作证,有指出首相的确想过要成立慈善组织,接受外部捐款,为官邸装修募款,但后来了解到存在违法可能性的时候,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重大细节和卡明斯的说法相互印证,是装修门的重大突破。

随后就是选举委员会正式立项调查,认为鲍里斯的确存在违法可能性。这一切的一切,虽然并非源于卡明斯,但卡明斯的临门一脚,加速了整个装修门风波的进程。

至此,我们不禁要问:卡明斯会就此收手吗?《i》表示:如果你觉得卡明斯已经爆料得差不多了,那静待5月份吧!为什么呢?在5月份,卡明斯将出席下议院卫生委员会的听证会,BBC预计他会利用这个机会继续大爆料!BBC表示,这场卡明斯和鲍里斯之间的战争已经打响,这似乎源于鲍里斯将短信门怪罪到自己的前幕僚头上。

BBC评价道:“卡明斯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很多人不喜欢他,也可能不重视他说说的话,但他的确会发起一系列的指控,他表示自己将准备在宣誓的情况下作证。”BBC认为作为脱欧事业的背后策划者,卡明斯有能力“将最近的游说泄密和不同的争议事件不同的线索汇集在一起,形成一条逻辑链条,让人们进一步质疑鲍里斯的‘能力和正直’”。



“首相府表示首相没有做错任何事,但他们有能力关上潘多拉的盒子吗?”

《i》表示,当卡明斯坐在卫生委员会上的时候,别指望卡明斯会试图迅速结束质询,他可能会用小火慢炖的方式,一点点抖出他所知道的重大秘密。

的确,用《i》报的话,鲍里斯担心失去的比卡明斯要多得多,这场战争拖得越久,造成的伤害就越大——鲍里斯面临地方选举这一关,保守党议员指望他领导大胜,新政府还要进行改选。

“毫无疑问,卡明斯将会让自己的前老板在首相府的生活如坐针毡”。

是呀,卡明斯当初的三条箭头,不但击中鲍里斯所有关键要害,更让最近鲍里斯和保守党所有重大争议全部串联在一起,让人们觉得保守党如工党所说的,是一个腐化肮脏的政党。

别小看这件事,目前在最新Mori民调,保守党的支持率应声下跌5个百分点。

到了5月份卡明斯听证会,在距离英国5月初地方选举、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议会大选前后的关键时刻,会带来怎样的关键影响?如果当年带领保守党大胜的他在地方选举丢掉关键席次,保守党内是否会借此逼宫鲍里斯?更重要的是,如果选举委员会判定首相违法,他可能面临罚款、甚至在最糟糕情况下,议员职位都会受到威胁,那就更不用说继续当阁魁了。

难怪《太阳报》评价鲍里斯已经面临相位保卫战。

回过头来,我们发现鲍里斯的确做出一个不明智的决定,是让卡明斯充当短信门的替罪羊,为自己找到了一个不好惹的对手。



对方有能力协助他登上大位,即便没把握把他拉下马,也绝对不会让他毫发无损,毕竟他手上掌握了鲍里斯数年的秘密……那些年,在脱欧公投一役,他们共同为了那张赞成票四处演讲;在鲍里斯毅然决然解散政府,举行大选,卡明斯指定了“让我们完成脱欧”的口号,最终打下了一场史诗般的胜仗。

他们曾经是亲密战友,如今反目成仇,到底最终结局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4条评论
avatar

4楼 英国格拉斯哥網友 发表于2021-05-07

avatar

3楼 英国伦敦網友 发表于2021-05-02

avatar

2楼 英国Hull網友 发表于2021-05-02

avatar

1楼 英国Hull網友 发表于2021-05-02

感谢投稿

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