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苏格兰 独立

深度解讀:蘇格蘭獨立明年再啟動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英国地方议会选举8日公布结果,作为事关联合王国团结或分裂大局的苏格兰大选,结果一如所料,支持苏格兰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SNP)获得胜利,史无前例地连续第四次组建政府。

党魁斯特金表态再次推动苏格兰独立公投,时间表订在2023年底前。

在胜选感言中,斯特金表示SNP获得“卓越的历史性胜利”,取得该党有史以来的最高得票数,这显示了苏格兰的民意。

他们计划等疫情过去后于2023年底前再次发动独立公投,坚称鲍里斯或其他人都没有民主正当性阻止苏格兰人选择自己的未来。

斯特金今天说,不排除明年年初苏格兰议会进行二次独立公投的立法。

首相鲍里斯表示独立公投应该是“一代人一次的机会”,苏格兰下次举行独立公投应该在2050年之后,任何“分裂我们的国家”的行为都是“不负责任、不顾后果的”。

英媒分析,苏格兰是否能再次举行独立公投的问题上可能爆发宪制纠纷,SNP可以自行举行公投,鲍里斯如果要反对,则必须将苏格兰政府告到英国最高法院,最后由大法官来决定苏格兰公投是否合宪。

斯特金今天说,如果到了这一步,将是荒谬的。

对于整个联合王国来说,苏格兰公投是绝对的灾难——假设苏格兰真的独立,苏格兰和英格兰之间将出现硬边界,贸易的成本将大大增加,根据CEP的估计,苏格兰以外的英国地区人均GDP会减少0.2-0.4%!英国还会失去北海的石油资源,中央和北爱尔兰之间的关系更会产生重大裂痕,脱欧和苏格兰独立会加速北爱尔兰离开英国,届时联合王国将只剩下英格兰和威尔士……

当然,问题来了:SNP和绿党这两个独立派的大胜,是否代表近期内苏格兰就要举行公投呢?这场公投还有多远?会产生什么影响?01

独立派获胜,斯特金如意算盘没有落空先来通过一系列数字来看苏格兰大选结果——SNP:获得64席,比上一届增加1席保守党:获得31席,和上一届持平。



工党:获得22席,比上一届减少2席。

苏格兰绿党:获得8席,比上一届增加2席。

自由民主党:获得4席,跟上一届持平。

SNP赢得129席议会中的64席,距过半数的65席只差1席,但获得相对多数席位。

他们的盟友苏格兰绿党比5年前增加两席,因此独立派一共有72席。

五年来,SNP组建少数派政府领导苏格兰,但在关键议题投票上和苏格兰绿党合作。

这一合作局面有望在未来五年继续。

02

投SNP等于支持公投?在最新的谈话中,斯特金表示独立公投绝对不是她或者SNP的要求,而是选出了清晰大多数苏格兰议会席次的民众的要求,是苏格兰的意志,因此约翰逊或任何人没有民主的依据试图阻挡苏格兰人民选择未来的权利。

按照NASADQ官网的说法,要实现苏格兰独立简单来说有三步:独立派获得绝对多数;举行公投;苏格兰民众在独立公投投票赞成独立,现在只不过是第一步。

接下来,来看苏格兰独立公投举行的可能性有多少。



首先,苏格兰民众投票给SNP,不等于支持独立公投。

就连斯特金在选前也多次澄清,尽管公投是SNP竞选纲领中最重要的一项,但苏格兰大选不等同于公投。

为什么斯特金特意澄清呢?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SNP的选民结构来源广泛,她不愿意放弃那些对独立无感,但支持SNP在防疫和公共福利等议题上的支持者,后两个议题也是SNP的强项;第二个原因:苏格兰政治风向在不断变化,独立的意愿潮起潮落,而大选前多份有关独立的民调对SNP不利,斯特金必须构建一个防线,那就是让不支持独立的人也愿意出来给SNP投票。

先来看第一个原因。

根据《卫报》选前的调查,不少选民支持SNP因为认为斯特金比鲍里斯·约翰逊在防疫上更有领导力——尽管多次被指出缺乏真正的依据,苏格兰人深信苏格兰疫情比英格兰好。

一位退休的工程师告诉《卫报》,他相信斯特金带领苏格兰度过难关。

还有一部分人认为投SNP就是投票给斯特金,一位家政人员告诉《卫报》,她认为斯特金是一个女强人,比疑似说出尸横遍野也不愿意封锁的鲍里斯更适合带领苏格兰。

这也是SNP的另一个法宝,让反感鲍里斯的人票投SNP。

因此,既然SNP表现不错,在疫情期间,稳定压倒一切,现任政府除非闹出大的危机,否则天然具备优势——这就好比在英格兰地方选举上,保守党继续保持大胜,疫苗的成功是关键,在危机中人们总希望稳定,不希望变动。

再来看第二个原因。

就像上文这位选民跟《卫报》所说的那样,在疫情期间,很多人确实对公投意向不高。



这个不高有三层意思:不支持独立的人,对SNP推动公投天然反感,当然这部分人会改投保守党或者工党;支持独立的人,也可能不好意思为独立鼓与呼,因为这个时候疫情严重,公投需要钱,政治动员需要很大的成本,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意愿不高;即便有意愿的人,也会认为时机不对。

因此,票投SNP不等于为公投的举行投下赞成票,尽管是一部分原因。

其次,多份选前针对独立的民调显示,起码在当下,疫情冲击人们对公投的支持。

大选前,Opinium举办的民调发现,就问苏格兰人民,“如果明天就为苏格兰独立公投投票,会如何选择”?结果46%反对、43%支持。

原来,因为疫情的因素,不少苏格兰民众都认为近期内举办公投不恰当。

其实,苏格兰独立呼声再起,和英国成功脱欧不无关系,事实上SNP推翻自己当年所说的一辈子只投一次独立公投的诺言,就是因为脱欧的发生,整个苏格兰强烈要求留在欧盟,但在少数服从多数的脱欧公投上他们得不到尊重,如果苏格兰自己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就能决定是否加入欧盟。

每次后脱欧时代出现混乱,尤其是苏格兰渔民受到协议的制约,还有北爱尔兰边境问题,都会激发独立派的不满。

而去年疫情的问题更是让不少苏格兰人深信,独立的苏格兰在防疫上会比“从不优先考虑苏格兰”的中央政府更好——他们的说法是,考虑到目前拥有部分权力的苏格兰政府表现不错,作为主权国家政府表现会更好。

然而在最近一个月,数个因素的出现导致独立浪潮又有所降温。

首先,脱欧大局已定,混乱在慢慢减少。

其次,欧盟在防疫尤其是疫苗上表现不佳,必然动摇一些留欧派苏格兰人的想法,最后中央政府的疫苗政策表现优秀,挽回不少分数。



这就是为什么这份民调出来后,敏锐的斯特金就表示,即便苏格兰独立公投要在度过疫情之后举行,按照她的说法,最早在2023甚至2024年。

她早前一直表示有关独立公投举办的前提是防疫的现实。

根据Channel 4的分析,斯特金或许会利用2024年之前数年时间一方面做好防疫,为公投打好基础,一方面出访世界各国,争取更多国家对苏格兰独立的认同,届时必然又有一场外交纷争在等待着伦敦。

03

斯特金如果要推动公投,要闯过多少关?她胜算如何?因此,苏格兰独立公投起码不会在这两年发生。

斯特金选前表态,自然让人怀疑,SNP到底是不是将苏格兰独立当作政治提款机,因为从2007年开始,SNP就成为苏格兰第一大党,执掌苏格兰已经有14年之久。

任何长期执政的政党有优势也有劣势。

优势是现任政府可以用政策笼络民心,劣势是疲态,有人希望换个政党,有人希望制衡一党独大,有人感到疲态不出来投票。

那么,为SNP树立一个新的目标能够动员更多选民出来投票,这招百试百灵。

这也是为什么在上次公投失利后,精明的SNP换来了中央政府下放更多权力。

无论如何,继续推动苏格兰独立,对于SNP来说都是稳赚不赔,进退有道——进则完成苏格兰独立的志业,退则继续有事甩锅给中央政府,稳固它的票仓——苏格兰民族主义者。



当然,目前SNP到底是为了炒作议题还是真的要推动独立,暂时不得而知。

目前她看起来很简单,她早前引述保守派刊物《观察者》表示现在的问题不是中央政府是否允许推动公投,而是什么时候举行公投、在何种基础上举行。

如果假设SNP是“玩儿真的”,那么二次公投真的办的起来吗?

有人可能会说: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鲍里斯绝对不可能同意,那么这件事就结束了吧。

没有那么简单。

以下,让我们暂且代入斯特金的角色,就来一步步兵棋推演一下。

第一步:斯特金宣布推动独立公投,希望中央政府同意。

选前斯特金定调:SNP不会举行“非法的”公投,要通过说服中央政府的方式举行公投,而不是自行其是,因为SNP是执政14年的负责任政党,自称赢得民众授权。

斯特金的说服中央政府依据是1998年《苏格兰法案》第30条,这也是第一次独立公投的依据。

而且,斯特金这番话也是说给欧盟听到——《独立报》分析,欧盟不希望看到一个因为“捣乱”而实现独立的国家加入欧盟,他们认为这样的国家不会好好遵守欧盟的法定程序加入,英国闹了这么多年已经是前车之鉴,而且还有国家希望效仿英国脱欧的,欧盟绝对不能支持捣乱分子。

当然,她的语气是巧妙的——什么才是合法,什么才是非法?接下来您将会看到这保留了很大余地。



无论如何,她遇到的第一道阻力自然是首相鲍里斯。

鲍里斯会有几大理由拒绝:首先,独立公投应当是一代人只能投一次,一个实体不能无限期举行公投反复决定宪法问题,因此最早应当在2050年;其次,现在不是时候,现在百废待兴,社会没有资源。

《独立报》推测鲍里斯至少希望把问题拖到2024年,自己这届政府结束之后,因为他不希望做一个分裂英国的罪人,这会是怎样的遗臭万年呢。

有意思的是,斯特金也是说在2023或2024举行,这个时间的暗合,导致了双方妥协的可能性。

不过,《泰晤士报》表示,保守党党内其实另有声音,那就是反其道行之,尽快举行公投。

一位现任大臣私下告诉该报,如果在经济尚未复苏的时候举行公投,那么苏格兰民众的独立意愿肯定不高——独立有巨大的经济代价,公共债务的划分、新政府机构的建立等等都要花钱,在经济已经不好的时候,反对独立派别就有足够的理由操作了。

当然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是执政党内的共识。

第二步:斯特金被中央政府拒绝,继续坚持。

有人认为这个问题还是问题吗,中央政府肯定不同意。

然而由于《苏格兰法案》的条文有解释弹性,尽管举行公投被认为是中央政府的权力,但如果一直拒绝,传递出两个含义:一是执政党不尊重议会制定的法律,SNP在英国议会有相当的席位,可以通过各种方式阻挠议事,干扰执政党进程;

SNP英国议会领袖伊恩·布莱克福德二是英格兰不尊重联合王国的基础。



已经越来越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人认为联合王国的基础是四个地区(nation)根据宪法的联合,而不是中央政府把权力下放给其他三个地区这么简单,如果对苏格兰的问题处理不好,随时会让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离心离德。

这就是为什么,苏格兰保守党前任媒体主管安迪·麦西弗就表示,中央政府越来越多人认为尽管他们应该首先拒绝苏格兰的要求,但不能永远拒绝下去。

他甚至透露,在鲍里斯内阁就有一个人越来越倾向于举行公投,然后像当年那样由各大中央政党联合起来反独立,不但会成功,更可能击溃SNP。

第三步:斯特金多次要求失败,决定自行通过苏格兰议会立法举行“咨询性公投”。

假设至此中央政府还是不举行公投,那么斯特金可能会说她已经穷尽了一切协商义务,接下来她可以根据民意自行举行公投。

的确,她说过不会举办“非法的”公投,但根据上述两步推演,她已经做到没有搞野生的公投,这个时候她可以宣称违法的是中央政府,她根据《苏格兰法案》的精神举行“咨询性公投”,是合法的。

这么做更是一招险棋——她要把球踢给中央政府。

她知道中央政府不会强行取缔这场公投,因为这样会刺激独立派,群情激愤下独立浪潮更大了。

那么中央政府可能会采取将苏格兰政府告上英国最高法院的法庭,让大法官对公投是否符合英国宪法性文件或者宪法精神,最后决定中央政府是不是要按照《苏格兰法案》30条举行公投。

当然,早前也有说法表示SNP可以主动将中央政府告到英国最高法院,但显然自行举行咨询性公投,等别人来告你更加占据有利战略位置。

至于到了最高法院如何判,这是整个计划中最不确定一点,最高法院解释的,是法律文件是否合乎宪法,或者宪法的原意是什么,而不是对某次公投本身是否举行表态。



最高法院会宣布《苏格兰法案》中不允许对苏格兰独立进行公投吗?最忠诚的联合主义者都不敢这么想象,这样会彻底摧毁苏格兰人对中央政府的信任,甚至引发类似爱尔兰独立运动那样的动荡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恐怕也是SNP方案中有底气的部分。

04

苏格兰独立对英国经济的影响很显然,独立是有代价的,如果苏格兰真的从一个联合王国中分离出来,将要面对一系列后果,尤其是经济上的后果。

然而实际上,对于整个英国的经济来说,苏格兰独立的代价都是不小的,也是不住在苏格兰的民众最关心的一点。

先来说汇率。

短期内,苏格兰独立对于英镑汇率来说冲击不大,这是因为市场预期从SNP大选胜利到苏格兰独立,中间还需要很多年,因此市场对于风险已经有了充分预期,纳斯达克官网形容,“尽管最终结果高度不确定,但是‘不确定’是相对确定的”。

其次,人均GDP。

CEP估计英国剩下的地区人均GDP要减少0.2%-0.4%,这是因为苏格兰的贸易额占英国剩下地区的3.9%,尽管不多,还是会受影响。

再次,英国将失去北海的石油资源,尽管产量比不上上个世纪,但始终是战略储备。

最后,公共债务。



有意思的是,由于苏格兰公共债务很高,而一直以来都是整个英国共同承担,如果苏格兰独立,英国可能会丢掉一个包袱——但这是一个理论上的优势,不知道苏格兰届时会和中央政府如何谈判。

有一个隐含因素,就是苏格兰一旦独立,对于其他地区的连锁反应,尤其是北爱尔兰,可能会进一步加速其追求加入爱尔兰共和国的进程,届时英国剩下英格兰和威尔士,势力会进一步萎缩。

当英国变成更小的国家,投资前景、贸易和战略地位等等都会受到影响,这种影响是一时之间难以量化的。

05

独立,苏格兰要付出什么代价?收获什么好处?早前,伦敦政经学院(LSE)研究发现,苏格兰独立对于苏格兰人来说的成本是脱欧的2-3倍,这种成本即便日后苏格兰成功加入欧盟也弥补不回来。

而独立、脱欧和疫情加起来,苏格兰GDP损失15-30%,取决于谈判是否艰难。

CEP则估计,独立至少会让苏格兰人均GDP减少4.2-6.3%。

LSE直白地表示,从贸易角度来说,独立会让苏格兰比留在英国更贫穷。

LSE的逻辑也很直观,苏格兰和英国其他地区经济高度融合。

一旦苏格兰和英国之间出现硬边界,那么如今出现在爱尔兰岛和不列颠之间的边境问题将会重演。

近年来,苏格兰财政赤字相当可观,都是由中央政府兜底,而由于疫情,在2020/21财政年度,苏格兰的债务可能占GDP的26-28%,随着北海的石油和天然气迅速枯竭,独立后的苏格兰要么大举借债,推高利率,要么严格实施紧缩计划——后者和SNP的高福利主义的思想背道而驰。



那么,为什么还要独立呢?对此,独立派认为这种估计过于悲观,没有看到苏格兰独立后的经济前景。

苏格兰经济大臣费安娜·希斯洛普看完LSE的研究后反驳称,一旦苏格兰加入欧盟,苏格兰将成为欧洲单一市场的一份子,市场是英国的7倍。

她举出爱尔兰共和国例子,加入欧盟后,爱尔兰大大减少对英国贸易的依赖,这也是苏格兰的目标。

没错,苏格兰目前的经济高度和英国融合,因此独立会有阵痛,但一旦加入欧盟,就能让市场更多元化,脱欧失去的好处苏格兰都可以找回来。

因此,她认为苏格兰可以复制欧盟内一些面积小但人均GDP很高的发达国家的成功例子,比如丹麦人均GDP比英国高20%,挪威比英国高40%。

希斯洛普表示,LSE的研究没有考虑到独立后苏格兰的移民政策、投资政策等等一系列可以采取的政策杠杆,她认为苏格兰主权政府能够为独立的苏格兰带来更针对苏格兰的政策,提升经济。

她表示,凭着苏格兰的经济资源、对经济政策的掌控以及欧盟成员资格,苏格兰经济将腾飞,而作为英国一份子,苏格兰却承受了脱欧的各种代价。

至于边境问题,阿伯丁大学教授迈克尔·基廷认为苏格兰可以仿效爱尔兰共和国和英国建立共同旅游区,那么苏格兰人可以继续享受和英国之间的人口流动自由。

当然,SNP或者独立派可以继续绘有关苏格兰独立并加入欧盟后的经济前景,但独立后要付出的代价是切实的。

苏格兰人民真的希望付出这个代价吗?如果苏格兰真的在2024年举办了公投,这将是所有苏格兰人都需要考虑的问题。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