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食 时尚 生活 鱼子酱

鱼子酱为什么一定要排在手背上吃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当对面那个陌生男人,举起莉莉的手,并把一排黑湿粘稠物码在她手背上时。

从未见过此物的莉莉,十分担心将这玩意吸入鼻腔后自己的状况。

直到下一秒看到周围的人将手背上的东西送入口中,莉莉才突然明白。

这东西,应该是鱼子酱。

2015年BBC有一档热门纪录片叫《亿万富翁们的饕餮盛宴》。

第一集开场就是群亿万富豪,聚众品尝每口3000RMB的鱼子酱。



不过除了价格,同样让观众瞩目的还有这群富豪进食鱼子酱的方式。



从小罐子里挖出一小勺,再小心整齐的码放在虎口上。

这很难不让缺乏想象力的观众,回忆起那些警匪片里的那些情况。

事实上,如果你在社交媒体上搜索鱼子酱。

那些不加滤镜都透着一股纸醉金迷的自拍中,鱼子酱多半也都是被码放在金表前,孤傲的匍匐在连接拇指与食指的那层皮上。



油管搜索鱼子酱,前排视频不少都是进食方式的纠错科普。





Quora有不少关于为什么吃鱼子酱要码在手背上的问题。

回答区里,见多识广的网友表示这样做是因为富人都懒,这样做可以避免餐后洗碗。

国内问答类网站上其实也有不少讨论。

其中更有这样一位高人给出了匠心独运的答案。

不过《亿万富翁们的饕餮盛宴》里,一位主厨的回答是,鱼子酱不能与金属餐具接触,否则会变味。

在过去,鱼子酱多属宫廷贡品,一般盛放器皿和餐具均为黄金打造。

以手作盘,不仅保障了鱼子酱的腥咸。



手背暖如春水的人体温度,亦在从罐头到口中这最后一段路上,对鱼子酱进行了头次也是终回的烹调。

关于鱼子酱的尊贵,“食用钻石”不是白叫的。

在仍保持传统工艺的地方,连抠鱼卵的人都必须要经过十年的学徒生涯才能上岗。

也正是因为它的不菲,不然徒手吃食也就和KFC一类没有区别。

在美国,只要包装上印了出产鱼类的名称,这样的鱼卵就可以当作鱼子酱来卖。

但在法国,鱼子酱仅沿用经典上的定义。

只有鲟鱼的鱼卵才有资格被称为鱼子酱(caviar),亦如路易这个姓氏,是正统与高贵的象征。



鲟鱼自恐龙时代就存在与地球上,堪称餐桌上的活化石。

地球上所有的鲟鱼只生活在北半球,没人知道为什么。

可产鱼子酱的鲟鱼只有三种,闪光鲟(Sevruga)、奥希特拉鲟(Oscietra)、白鲟(Beluga)。

其中白鲟的鱼子酱最为昂贵。

这种鱼的寿命和人差不多,拿来取卵的白鲟必须60岁以上。

绝大部分产自伊朗境内的里海。

顶级白鲟鱼子酱一斤近两万美元,也是《亿万富翁们的饕餮盛宴》中出现的压轴品种。



产自伊朗的Almas鱼子酱,选用大白鲟,是世界上最顶的货。

所以这类鱼子酱的包装打眼一看还以为是鞋油。

只不过是罐头纯金的,配勺是珍珠的。

鲟鱼的鱼子酱一般是深色,或者黑色。

那种常见的红色鱼子酱是鲑鱼卵。

狭义上来说,并不是我们这里所说的鱼子酱。

鱼子酱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有现在的地位。



作为美食鱼子酱在历史上第一次有文字记录是在1240年,蒙古人征服伏尔加河畔那段时间。

当时在一座东正教堂里,成吉思汗的孙子以能接受文明社会的吃穿,当众表演试吃鱼子酱的方式,来体现自己不是野蛮人。

不过大汗的老婆倒是还没吃就被那味道恶心得离开了餐桌。

因为极易变质以及没有快递。

通常再高档了鱼子酱,到了古代欧洲人的餐桌上都已成了一滩腐水,被认为是有害垃圾。

伽利略以前出差爱给家里女儿寄鱼子酱,告诉她这是皇宫特产。

但他女儿每次收到就直接扔了。



《哈姆雷特》第二幕第二场中提到鱼子酱“不合一般人口味”。

19世纪纽约酒吧里,鱼子酱和今天酒吧送的花生米一样,用途是导致顾客口渴。

直到后来一位希腊人,叶卡捷琳娜大帝情人的好朋友,绰号雏鹰的海盗Ioannis Varvakis,发明了一种保鲜方式。

鱼子酱才得以以食物的形态,在保留原味的基础上被端上王公贵爵的餐桌。

关于鱼子酱为什么要排在手背上吃,这方面的祖宗伊朗人有着与伦敦上流阶层截然不同的看法。

伊朗人认为鱼子酱的确要放在手背上吃,但并不是因为什么虎口有人体烹调的功能,而是此乃一种传统习俗,就像我们吃米要用筷子。

最早鱼子酱只有渔夫吃,在那个条件下,手背就是卫生又简便的最优选。



可谓原汤化原食。

当然现在的鱼子酱,地位已是今非昔比。

对于尊贵的东西,一切自然也应当有尊贵的解释。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