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娱乐

从被嫌丑拒入行到英国国宝演员,她85岁登Vogue封面创历史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85岁,英国宝级演员朱迪·丹奇(Judi Dench)拿下了“时尚圣经”英版Vogue的2020年六月刊封面,创造了一项历史记录,成为该时尚顶刊104年来最年长的一名封面女郎。



作为演艺界的劳模,朱迪·丹奇从艺超过60年,85岁飒到不行。



穿着一身Dolce & Gabbana真丝印花透视风衣登Vogue封面。

“当她拍完这套时尚大片,她回家时估计感觉自己就像碧昂斯。”朱迪·丹奇的女儿Finty Williams说。

而60年前,当她初涉电影试镜时,知名导演曾嫌弃她“脸上的每一件五官都不对”,拒她入圈。



演艺界女王

朱迪·丹奇是一个传奇。

论成就,Vogue记者在她家看到了11座Baftas奖杯,满墙架子摆满了奥斯卡奖杯、金球奖杯等几乎是全球最重要的各种演艺奖项;

论观众缘,多年来她不仅被业界公认为全时代英国最好的演员之一,多次民调显示她也是英国民众心中的最佳演员之一;论作品,从莎士比亚作品专业户到007系列商业电影大放异彩的M角色,好作品不胜枚举,据The Richest,其演艺收入为她积累了3.5亿美元的身家。

看看两段老戏骨的朗读,感受一下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莎翁戏剧Vogue对她的评价是:“在一个取关文化盛行的互联网时代,朱迪·丹奇已经变成了一种意义超越名流的存在,就如同一杯茶,在这个危机时刻,安抚着这个国家四面楚歌的身份”。

85岁的朱迪·丹奇已经完成了自己第60部电影的拍摄,在新版《轻灵(Blithe Spirit)》中饰演阿尔卡蒂夫人。



她所参演的1.25亿美元迪士尼巨制《阿特米斯奇幻历险(Artemis Fowl)》也将调整日期上映。

“这些都证明了,在将近90岁的年纪,她依旧稳坐于好莱坞一线明星的名单上,少数能够获得电影通行证的精英之一,依旧星芒毕露。”Vogue这样写道。

奥斯卡影后Olivia Colman视朱迪·丹奇为演艺路上的导师,她曾与朱迪·丹奇在2017年的《东方快车谋杀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中对戏,“她会激发温暖、善良和淘气。

她天赋异禀,你总是希望她转过脸看你,心里对她说‘请对我微笑,请带我进入你的世界’。”

实际上,朱迪·丹奇人缘极佳。

她和查尔斯王储与康沃尔公爵夫人是好友,也跟美国顶级歌手“霉霉”泰勒斯威夫特有得聊,每逢圣诞节要寄出超过400份礼物。



她将自己在Surrey郡的六英亩花园种成了绿树参天的森林,亲友逝去时她也会去种下一棵树苗,以此寄托哀思。

朱迪·丹奇不玩社交网络,但江湖依旧以她为传奇。

她的家人随手发在社交网络的一段视频成了热门,在视频中,朱迪·丹奇在厨房里一边洗手,一边朗诵荒诞诗歌《猫头鹰与猫咪(The Owl and the Pussy-cat)》。

M长官的大型尬聊翻车现场

拍摄片场美美哒,然而,采访翻车嗖嗖地。

Vogue记者多次撰写了他与朱迪·丹奇大型尬聊现场,老戏骨每每耿直得让他下不来台。

你会怎么看待退休?



01

“别别别,别用那个词,别在这个场合,不是在这儿。”朱迪·丹奇说。

“可洗洗你的嘴吧”,朱迪·丹奇仿佛007里的M上身,酷炫狂霸拽地拒绝退休的话题。

那对85岁感觉如何?

85岁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02



“完全没有。

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年龄,我完全不去想它,也不希望想到它,人们都说年龄是一种态度。” 朱迪·丹奇再次M上身,斩钉截铁道“它就是可怕”。

“痛恨日薄西山,没有比这更真实的话了。”这位耿直戏骨如是说。

《猫》已经上映了,

对自己角色评价如何?

03

朱迪·丹奇表示自己还没看完这部剧,更犀利吐槽原本设想自己应该是只优雅的猫,实际造型却是只“松松垮垮、邋里邋遢的老猫”,“他们让我穿的斗篷就像五只狐狸在我背上不可描述”,还补刀“不就是个橙色彪形大猫嘛,意义何在呢”。



英国传奇戏骨是怎样炼成的?

1934年,朱迪·丹奇生于一个中产家庭,父亲是GP医师,母亲是戏服管理员,没事就带着她去剧院。

耳濡目染,朱迪·丹奇从童年开始对舞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开始,朱迪·丹奇只是有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当个场景设计师。

“我当初就想当个场景设计师,当时我在York Art School念书,50年代父母带着我去Stratford,我见识到了《李尔王》的场景,绝妙,超乎任何想象,那一刻我产生了当设计师的念头,不敢想象如果这个念头持续下去会怎样,但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夜的心情。”朱迪·丹奇说。

后来,朱迪·丹奇跟随哥哥Jeffery Dench进入 Central School of Speech and Drama学习,1957年9月首次作为专业演员登台献演,在利物浦的Royal Court Theatre出演《哈姆雷特(Hamlet)》里的奥菲利亚(Ophelia)。



《标准晚报(London Evening Standard)》见之惊艳,激情献评“一旦她熟练掌握技巧,她的天赋将显露更大的优势。”一语中的,至1960年代末,朱迪·丹奇已经一跃成为“大青衣”。

她将不少莎士比亚经典作品的人物演活,包括《亨利五世》中的Katherine、《麦克白》中的 Lady Macbeth、《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朱丽叶,不仅是个莎士比亚专业户,更是行走的莎士比亚作品“教科书”。

时至今日,她还会把孙子叫到自己身边当考官,孙子说出一部莎士比亚的作品,她就要尽量背出所有的台词段落,一直到背不出为止。

朱迪·丹奇也是个妙人,她从来不觉得自己“能行”。

她曾在BBC表示:“我从来不觉得我能行,若我觉得自己能行,便是离开的时候了。

所以我爱舞台剧,胜于电影,当你在入夜变为舞台剧演员,结束演出时你会这样想‘那一段我可以处理得更好些’、‘我就知道那一段应该可以更好’、‘下次我要换另一种方式诠释’,这就是舞台剧让人兴奋的地方”。

早在1988年,朱迪·丹奇就因为出色的艺术贡献获得授勋。



除了舞台剧艺术造诣深厚,朱迪·丹奇在商业电影中的成就也不容小觑。

1980年代末,朱迪·丹奇同意加入007詹姆士邦德系列电影,饰演长官M,这也是该系列电影史上第一位女性M长官。

在1995年的《黄金眼》中,MI6的女性M长官现身,当时的007扮演者还是皮尔斯·布鲁斯南(Pierce Brosnan),至《007:大破天幕杀机》M长官谢幕,从布鲁斯南到 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流水的007,铁打的M长官。

“我爱她。”朱迪·丹奇表示M长官也是自己钟爱的角色,然而下一秒M上身的朱迪·丹奇又耿直了:“有报道说(M被杀死的时候)我哭了,我才没有哭,一点都没有,虽然我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报道写的,但有人这么说了,反正我就是没哭,我觉得我赢了一局的呀。”

然而,1960年代当她初涉电影时,曾经有知名导演在试镜时对她说,她的“脸不对”,不适合大荧幕。

“你脸上的每一件五官都不对。”朱迪·丹奇回忆过当时的场景,“他说‘非常感谢你’,但我不认为你应该考虑拍电影”。



谈及多年前导演未明说的“丑拒”,丹奇却说:“我记得我起身之后还把椅子拉着靠墙放好,我当时对拍电影并不是真的感兴趣,所以这件事没让我觉得困扰,但如果这件事发生在面试舞台剧时,我简直不敢想象……我记得这件事,但并不代表这件事伤害了我。”她还曾向Mirror表示,她对自己长啥样还是“相当有认知的”,反正也不会影响自己的事业。

多年来,朱迪·丹奇的耿直不失为一种有趣,底气却是扎扎实实演给的,她曾在不同作品中扮演多位史上有名的女王,长年统治着西区(West End)等地一流的剧院,拍电影演谁像谁,斩获奖项无数,如今依旧是国际演艺界需要仰视的女王。

在85岁的年纪,哪怕视力正在衰退,剧本依旧如流水涌向她,如今她还想尝试新角色——“每个人都觉得她善良、圣洁、有福,但实际上她在杀人”。

2014年,朱迪·丹奇(Judi Dench)曾公开抗议电影行业对年纪稍长的女性的歧视,她表示:“我已经厌倦了被人告知我太老了无法尝试什么东西,要说我不能做什么事,也应该是我自己说了算,不要跟我说我会忘词或者在片场摔倒,年龄是个数字,是强加于我的东西,‘你什么时候退休?你该歇歇了,还不是时候吗?你几岁?’一旦有人问我这些问题,我会感到自己完全是多余的。”81岁生日那天,朱迪·丹奇(Judi Dench)去纹了个“及时行乐(Carpe diem)”在手腕上。

她讨厌衰老,却也因此无止境地追求勇往直前。

“我认识你,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时你还年轻,众人说你美丽至极,在我看来,现在的你比年轻时更美,这张备受摧残的面孔更让我热爱。”这或许是大众对于她的心声。



一往无前,永不止步,人生亦应如是。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