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香港 新冠 入境 希斯罗 航班 戴高乐 法国

香港记者巴黎转机希斯罗入境香港实录:八小时盘查 层层关卡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中国香港籍的新闻摄影师Laurel Chor巴黎戴高乐机场经伦敦希思罗机场转机,返回香港,通过了“层层关卡”,在香港国际机场,她经历8个小时严格的检测,还安装了一个追踪手环外加app。

她将自己的经历全程分享在推特上成热搜,引起卫报等多家外媒关注,各国网友纷纷吐槽起自己国家来。



英国网友成为了吐槽的主力军。

英国网友感慨为何本国政府没有这样的组织能力!另一位网友则回复:“英国用口号和政治公关手段治国,任何有效率、有效果甚至只是救命的举措都是不必要的!”英国《每日邮报》:“8个小时的机场检测:单间检测、追踪手环和漫长等待之后,才能入境中国……香港如何筛查所有入境者,从而挡住新冠病毒”。

加拿大的《环球邮报》还发表社论:“香港阻绝新冠,特鲁多政府应当效法!”,其中就引用了Laurel Chor的经历,“鞭策”誓言要对入境者采取“强硬措施”的特鲁多。

根据英国政府的逐步解封计划,英国也即将对入境者采取14天隔离的措施,还“强烈要求”入境者安装追踪app。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英国网友和英国媒体特别关注在防疫做得比较好地区的“先进经验”,逐条点评对比,特别关心英国能不能拿出同样的组织动员能力。



01

在为《卫报》所撰写的文章中,Laurel Chor描述自己从巴黎启程返回家乡的感受,“我知道自己到达香港机场后会被检测,还会在一个地方呆差不多8个小时,直到检测结果出炉。”“在最好的情况下,如果我检测结果呈阴性,我将会在家自我隔离两个礼拜,我的住所会被一个app追踪,我的手臂上会戴上一个笨重的东西。

如果是阳性,我会被送到医院。”“我经常一个人旅行……但长途飞行从未让我像这次这般感到陌生。”

在那等待测验结果出炉的8个小时,她在推特上实时分享自己的经历。

她表示,在法国戴高乐机场,英国航空公司的检查人员都戴上了口罩和手套,在戴高乐机场,任何人都是必须佩戴口罩的,但她惊讶无论是巴黎到伦敦,还是伦敦到香港,在航班上,英航的乘务员都没有戴口罩。

在为《卫报》所撰写的文章中,她补充道,还有人乘客还穿了全套防护服。

她还表示,没有戴口罩的乘务员显然无法拉开社交距离。



“从戴高乐机场到香港国际机场的班机上大概有100个人,这意味着旅客人数仅占这架波音777航班运载量的1/3。”12个小时后他们抵达香港。

对此,《每日邮报》评论道,“英国目前还允许旅客不被检测就入境,但进入香港的旅客则面临更严格的检查。”

Laurel Chor继续分享,“我填了一份强制检疫表格和一份健康申报表,被要求下载了一个app并获得一个追踪手环,然后在上面注册了我的资料。”

这个app其实是和追踪手环相连,为了确保在隔离期间(尤其是在固定住所自行隔离)不违反隔离的要求。

“卫生官员在一式两份的我的个人隔离声明上签字盖章。

他人很好、很友善,还说我在28号的上午就可以去喝早茶了(注:Laurel Chor在14号抵达香港)”,显然试图让她放轻松,然后给了她一个温度计。”




不过接下来的一系列操作对Laurel来说可不轻松!“我们都被看作潜在的被感染者”,因此一切都很繁琐。

香港卫生署的职员教她如何填写自己的症状,还要填写一份提问追踪表格。

Laurel必须巨细无遗,包括之后乘坐什么交通工具回家。

此时,这位职员又安慰她,“不要紧张,祝我身体健康”。

“拿到我的手环和温度计之后,我通过入境处检查、拿回自己的行李。

我们一行人被带到一个巴士。”

整个检测筛查过程在香港国际博览中心的一个大厅进行,所有入境者坐巴士前往。



在安置行李后,Laurel和同一个航班的人排队领取检测试剂盒。

在香港,入境者都是在指引下自己进行咽拭子检测,除了卫生署职员讲解之外,“我们坐下观看了一个非常详尽有用的影片,叫我们怎么自我检测”。


Laurel表示她本来以为有人要帮忙采集她的唾沫,但自我检测“还挺简单的”,尽管“有点尴尬”——当然每个人都在一个类似电话亭那样的卡位进行检测。

“我根据视频指示发出‘夸’的声音,借助一个纸漏斗把喉咙深处的唾沫吐在一根管上”,当然,“有几个人确保我上交的时候,这根管朝上”,唾沫不至于调出来让检测无效。


Laurel特别拍了一个视频记录了这个自我检测的过程。

接下来,Laurel必须等待检测结果出来。



不过,她观察到,在现场“有一股耐心合作的氛围”。

她感慨,“在法国呆了2个半月,能回家倍感轻松”。

在等待过程中,穿着防护服的职员给她们提供了三文治和水,之后还有零食。




在整个过程中,她又填写了一些表格,在经历了一共七个多小时的等待后,然后终于拿到结果——阴性,“我可以自行离开啦!”她兴奋写道。

不过,Laura表示,“在5月25日,我必须再来接受采样检测一次”,在14天隔离期结束前几天。

显然,这是为了尽量弥补咽拭子检测可能出现漏网之鱼的情况。



回到家后,她继续汇报自己的情况,“一位卫生官员刚刚打电话给我。

他们确保我在家,还问我是不是感到不舒服,然后态度温和地提醒我在接下来14天不得离开住所。

这通电话花了40秒钟。”02

Laurel Chor是一位新闻摄影师和记者,其摄影作品曾经刊登在《华尔街日报》、《洛杉矶时报》等媒体,根据她的推特,疫情期间她一直主要在欧洲各地报导疫情,这次回家等待已久。

这一系列推文迅速在推特上引起广泛关注,巨细无遗的经历也得到了《每日邮报》、《环球邮报》、《卫报》和俄罗斯RT的引述。

在结束整个检测过程后,她继续在推特上介绍强制居家隔离的过程,并回应网友提问。

她向网友展示了香港追踪app的操作方式,还是晒出追踪手环的照片,还表示,回家后她必须在app上更新动态。



Laurel还表示,自己的经历引起广泛兴趣,尤其是来自欧洲的网友的惊诧之情让她困惑,“大部分人都关心(我的经历),但很多人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在3月中旬,我足迹遍布意大利、英国和法国,看到当地居民对于疫情满不在乎的样子,非常吃惊,这和我在香港和中国内地看到的截然不同。”她回忆道,“在3月初,我从米兰飞到伦敦报导疫情。

抵达伦敦后,我拿到这份宣传小册子,但没人量我的提问,或者询问任何问题。

在当天,香港特区政府宣布所有入境者必须申报健康状况。”

很多网友持续关注Laurel的推特,对她整个入境过程非常感兴趣。

毕竟,在西方国家,出入境还是非常宽松。

网友kind2know表示,“我对于组织的高效非常羡慕。”

网友#worm~lab表示:“一切看上去超级有条理。



天啊!”这位名叫Robert的网友显然对于这种采集个人隐私的做法有异议,“把你的DNA吐在一根管子上,当局什么都知道了。”但显然别的网友并不认同,NNaKi表示,“这是次要的问题!”

各国网友纷纷将自己国家的边境管理和Laurel提到的情况作比较,吐槽起自己国家来。

来自加拿大的网友Steve Kaufmann也表示:“为什么在加拿大我们做不到?我们的卫生官员在干嘛?”值得注意的是,加拿大的《环球邮报》也正是用这个例子来提醒特鲁多,“说得好不如做得好”,希望他能学到这样高效率的边境措施。

英国网友似乎成为了吐槽的主力军。

显然来自英国的网友Prof. Andy Hill表示:“为什么英国看上去完全没有类似的组织能力?”

这位网友表示,“英国可没有这样的设施。”Prof. Hilll有点落寞地表示,“现如今,在英国很多方面确实如此,让人感伤。”有人试图总结,“我想10年经济紧缩政策削弱了我们的公共服务,我们无法如此操作。”网友Dr. Lindsay Maxwell接着感慨,“看上去我们无法实施起任何像样的措施。

我们成了一个业余者还有像德尔·伯伊那样的喜剧人物统治的国家!”德尔·伯伊是BBC经典情景喜剧《只有傻子和马》的经典角色。



但网友Emilie Knight回复Lindsay说,“德尔·波伊虽然不称职,但他至少有良心,我们的政府的人连他都大为不如。”美国网友也加入批判。

网友Jay McCord回复Dr. Maxwell表示,“我确信这句话形容给美国更贴切,虽然我们没有《只有傻子和马》这部电视剧。”这个英国网友却似乎不太买账,“这是你们想要英国成为的样子?丢掉这个剧本吧。

对于了解什么是自由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他*的噩梦。”Andrew D却不无缝讽刺地回应他,“如果你死了,自由屁都不是。”Prof. Andy Hill也回复,引用民谣歌手Janis Joplin的一句经典歌词,“自由只是败无可败的代名词”。

日前,在英国政府公布的逐步解封计划中,终于规定任何入境英国的人士都必须自我隔离14天,否则将面临1000英镑的罚款,或驱逐处境。

该计划还规定,所有入境者都必须提供联系方式和住宿信息;如果无法证明将在哪里隔离,则会被安排集中隔离;入境者还被“强烈要求”必须下载NHS的追踪app。

然而,英国警方已经说了,这种监管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入境隔离真的能做到吗?要知道,本土感染杜绝后,防控输入性感染可就是避免二次爆发的重中之重了。



2条评论
avatar

2楼 香港Central网友 发表于2020-05-21

香港人應該引此為榮。

avatar

1楼 香港Central网友 发表于2020-05-21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