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食 社会 美国 中餐馆

被涂鸦的中餐馆,以及那把悬在华人头上的剑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被涂鸦的中餐馆,以及那把悬在华人头上的剑由 生活小编-俊 · 2020年6月22日

经过了整整五个月之后,我发现那把悬在华人头上的剑终于落下来了。

离我家不算远的Wyckoff镇,一家中餐馆夜里被人涂鸦,门上、窗子上、地面上都被喷上油漆,到处都是歪歪扭扭的大字:Covid-19, Coronavirus(新冠病毒),Go home to China (滚回中国)。

旁边的其他商店都毫发无损,所以,这很明显是一个专门针对华人的恶意行动。

我听说这件事之后,反而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终于来了。

从今年1月份新冠病毒爆发以来,在美国的华人的处境就在变化。当国内疫情紧张的时候,美国各地开始有一些对于华人的零散歧视行为。

当时微信群里经常有一些关于华人受到歧视的帖子,什么华裔女在地铁受到殴打啊,什么各地华人商店被烧被抢啊,我也经常收到国内亲朋好友的询问和担忧。虽然经过查证,这些多为旧新闻,但是也从侧面说明,在病毒影响下,人们已经预见到华人会受到歧视和伤害。

人们看见了那把悬在华人头上的剑,并知道,或早或晚,这把剑都会砸在华人头上。



那个时期,华人们在疯狂购买各类医护物资,并想方设法地运回国内,几乎无暇顾及自身。而针对华人的歧视行为,主要体现在反感上,就是觉得华人可能携带病毒,于是对华人自觉或不自觉的疏远、躲避,语言上对华人的讽刺,以及个别人的暴力行为。比如从一月份开始,纽约法拉盛的中餐馆生意就大受影响,去就餐的人越来越少。市长白思豪还曾经专门去那里吃饭,并呼吁大家继续支持中餐馆。

(2月13日,白思豪去中餐馆吃饭。)

还有一个歧视行为就是攻击戴口罩的民众。华人由于文化习惯,加上自己的家乡正在遭受新冠袭击,所以比较早就认识到口罩的重要性,并戴上口罩预防,而欧美人一向认为只有病人才戴口罩,所以一些戴口罩的华人受到偏激有暴力倾向的人的敌视、谩骂甚至殴打。

总体来说,这类歧视行为虽然零星出现,但是并不太普遍。毕竟病毒主要在万里之外的大洋彼岸肆虐,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觉得与自己无关。

到了三月份,新冠疫情在美国大规模爆发,引起全国性的停产停工,不光让上十万的美国人失去生命,而且造成有史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无数人失去工作。

华人们打完上半场就打下半场,又开始大规模地给美国医院捐口罩。

而这个阶段针对华人的歧视,就转向迁怒:由于新冠让人们失去亲人、失去财产、失去工作,部分人需要发泄怒火,而华人就成为首当其冲的目标。



我们镇上一家中国餐馆,已经开业二十多年,老板来自台湾。疫情爆发之后,他们和其他餐馆一样,都只提供外卖服务,营业额一落千丈。即使这样,他们还遭到电话骚扰,有人打电话破口大骂,就是因为他们是华裔。

一些居民得知后,经常打电话订餐,用行动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川普曾有一段日子天天把Chinese Virus挂在嘴边,这周竞选拉力上他又用了Kung Flu,Chinese Flu,做为美国总统,他的所做所为,也给对华人的歧视加了砝码。

不少华人也意识到了这些危机,纷纷买枪,练习射击,总之先把自己武装起来。

不过,由于疫情严重,美国实行居家令,大多数人都是躲在家中,所以,这些针对华人的迁怒行为,真正落到实处的并不多。

就这样,从一月份,到六月份,新冠病毒折腾了五个月,而由新冠病毒引起的对于美国华人的歧视和迫害,也一直零零散散地发生着,但是没形成什么气候。从五月底开始,美国又爆发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似乎黑人和白人之间的冲突,成为目前关注的焦点。

就在我以为整个世界的关注点已经转移的时候,隔壁镇中国餐馆就遭了秧。上周三,油漆涂写的大字,就这么明晃晃地刷了上来。



之前尽管听过这样那样的例子,可是,当事情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才会有那种感同身受,那种触目惊心,那种切肤之痛。

我仿佛看见那把摇摇晃晃悬在头上好几个月的剑,终于掉了下来。

一个歧视事件的发生,固然不幸,但是,这个事件发生之后的反响、应对、处理,也让我非常关注。

如果人们对于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袖手旁观,甚至幸灾乐祸,那么,今后这样的事件就会越来越多,甚至不断升级。

值得安慰的是,Wyckoff以及周边整个社区都迅速用行动来支持这家餐馆,并强烈谴责这种恶劣的种族仇恨行为。

新泽西州长墨菲第一时间发声,他说:Wyckoff一家中餐馆留下的充满仇恨和种族歧视的涂鸦让我万分震惊。新冠病毒并不是种族主义的借口。我们完全支持华裔社区。

Bergen县的行政长官特德思科也发表声明,他说:……。我们强烈谴责一切仇恨、偏执和种族主义,在这个事件中,我们坚决地站在华人社区一边。



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各界群众纷纷声讨这个种族歧视行为。

有热心居民开通了集资,想用捐款来洗掉这些字迹,一天之内就收到98份捐款,总额超过$3000。

有清洁公司主动来清洗干净了所有的字迹,并决定分文不收。于是前面发动捐款的人把捐到的钱全部赠给店主。

有居民在餐馆门口挂上气球,有孩子们在停车场放上写着Be Kind (善待他人)的心型折纸,一位犹太拉比(Rabbi)送来鲜花和支票。

不止一个人在脸书上倡议大家都去这家餐馆订餐,支持他们。当餐馆再次开门的时候,来订餐的人太多,竟然排上长队。

更有积极人士,几天内就在镇政府前为此为契机,举行了反对种族歧视的集会。

两周前,我曾参加了我们镇举行的声援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游行集合。当时去参加的人大约有1000人左右。我当时心里想:当华人受到歧视和伤害的时候,不知有多少人会为他们站出来。



我没想到自己的这个疑问,很快就有了实际的答案。

Wyckoff的人口大约只有我们镇的一半多一点,这次聚会也是临时召集,就连镇长都没出面。而且一位黑人被警察暴力执法而死,与一个中国餐馆被喷油漆,这两个事件也无法比较。所以,当我看到大约有三百人出现在集合现场时,我觉得是很不错了。

我让女儿做了一个No Room for Racism (不要种族主义)的牌子。哪怕是微弱的声音,如果由千百万人一起发出,那就是惊人的力量。

来参加集会的以白人为主,也有个别黑人,还有不少华人乡亲。

集会上发言的人一个又一个,黑人的命也是命仍然是重要主题,而伴随而来的,还有反对一切形式的社会歧视和不公。这次华人中餐馆的遭遇,给大家敲了警钟。这样一个相对富裕、平和、宽容的社区,竟然有如此明晃晃的歧视行为,可见种族主义是美国社会的一个大毒瘤。

一群11、2岁的孩子尤其让人感动,她们中的一对华裔姐妹先站了出来,叙述了自己经历的歧视事件,稚嫩的声音掷地有声:我们需要改变,改变就从我们这一代开始。

她们的朋友们也都站了出来,好几个是白人孩子,还有一个是黑人孩子。没有了成年人的深思熟虑,左右权衡,她们的想法是那么纯粹:歧视是错误的,我们要反对。几个孩子甚至声音哽咽,情绪激动。



没有一个孩子,生下来就是种族歧视者。这些孩子们能够明白是非,能够挺身而出,发出呼声,让我感到美国的未来还有希望。

种族歧视有多种形式,不光只是白人歧视黑人。华人在美国,可能面临的歧视,也许是来自白人,也许是来自黑人、西班牙裔人,甚至亚洲的韩国人、印度人,日本人…..。给中餐馆泼油漆写大字的人还没有被抓获,但是,不管他(他们)是哪个种族,我都不会吃惊。

这一次我身边发生的中餐馆吐油漆的歧视案件,能有这么多的人出面支持和声援,靠的不光是人们的良心,更靠的是法理和制度。种族歧视是美国法律严令禁止的行为。反对种族歧视,人人平等是社会上下的普遍共识,是学校多年教育的核心内容之一。

拿起枪杆保护自己,在当今的社会,只能是一个无奈之举;仅仅寄希望于爱可以战胜一切,也有点过于虚无缥缈。

华人做为弱势群体,要想免受种族歧视的伤害,还是要依靠制度从根本上的保护,以及全社会对于一切歧视行为的零容忍。

任何针对华人的歧视行为,哪怕只是语言上的侮辱,都是不可接受的。

中餐馆被泼油漆,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并且已经被警方定义为仇恨犯罪。



而那些细小的,轻微的歧视,大概不少华人都或多或少地遇到过。

所以,华人不但要积极参与社区事物,树立良好的正面的形象,而且在面对每一个歧视的举动时,都不应该忍气吞声,要大声地说出来,寻求社会的支持和帮助。

一个好的社会,应该是能够让每个人都得到保护,每一个善意的行为都得到弘扬,每一个恶意的行为都受到惩罚。

与其想尽办法对付那把悬在头上的剑,不如让这个世界不要出现产生那把剑的土壤。

虽然这个目标,对于我们来说是如此遥远,但是,只要一点点地向那个目标走,还是有希望的。

这个中餐馆的遭遇,我希望是结束,而不是开始。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