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率 £1 ≈ 8.84人民币 , 37.21新台币 , 9.79港币 , 1.26美元 , 1.12欧元
首页 时政 新冠 巴西

120万确诊,死者直接垃圾袋套好堆床上...巴西怎么才失控成了这样的?

9346 Words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120万确诊,死者直接垃圾袋套好堆床上...巴西怎么才失控成了这样的?
今天我们接着说说国外疫情的那些事,把目光集中到南美洲国家巴西,因为巴西现在仅次于美国,是世界上受新冠疫情影响第二严重的国家。

截止到当地时间25日上午9点,巴西新冠感染人数达到119万2474人,因新冠死亡53874人,已治愈64万9908人,

眼看着感染人数就要突破120万,目前的治愈人数仅仅是感染人数的一半,情况还是很让人担心的。



在这两天的新闻报道中,巴西的实际情况也说明了同样的问题。

这是里约护士联盟(Rio Nurses Union)拍摄的一张照片,拍的是里约热内卢一家医院里的情景。

画面中间盖着白色被单的是正在接受治疗的新冠患者,

而他两旁的黑色垃圾袋里,装的却是已经去世的新冠患者遗体,死者和患者之间仅仅靠屏风和帘子隔开。

让人不由得担心,这么处理患者遗体会不会造成污染,对其他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健康有没有影响。



CNN的报道中有一张照片,显示在同一家医院外面摆着三个白色大箱子,周围看不出设置了什么消毒防疫措施。

这三个箱子是装尸体用的,类似临时停尸房,每个可以装大约75具尸体。



没时间或者没条件妥善处理尸体,说明当地医院在应对新冠疫情时,人力物力都很紧张,所以才出现混乱,

医护人员已经拼尽全力,也受了不少苦,镜头还拍到医护人员躺在医院走廊的床垫上休息,让人看了很心疼,



还有数据显示,巴西有1.5万医护人员感染新冠,其中有181名护士去世,是世界上因新冠牺牲医护人员人数最多、最惨烈的国家。



然而,最坏的情况很可能还没有到来。

昨天,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执行主任Michael Ryan博士警告说,南美洲的新冠疫情还没有到达拐点。

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美洲很多国家的感染病例还在稳步增长,每周增加25%至50%,说明这些国家存在社区传播。



具体到巴西,在过去的一周确诊病例增加了25%,死亡病例增加了17%,

23日,圣保罗刷新单日死亡病例新高,24小时内死亡434人。

这么可怕的数据,有可能还不是全部。

世卫组织怀疑巴西新冠病例报告不足,因为巴西新冠检测呈阳性的比例约31%,而其他展开广泛检测的国家或地区,该比例约为5%;

同时,巴西一家媒体也表示圣保罗市政厅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暗示仅在圣保罗一座城市可能就有120万人感染新冠,比现在公布的巴西全国感染人数还高。

Ryan博士预测,南美的疫情拐点很快就要来了,在未来几周可能还会出现不断增加的确诊和死亡病例。

被问到巴西的情况时,他说:“疫情拐点与政府的行动有很大关系”,

因为巴西政府是否采取隔离和检测措施,会对疫情峰值高度、持续时间以及疫情曲线的下行轨迹有着密切影响。





说白了,巴西疫情如何发展,就看政府的工作怎么做了。

那么问题来了,巴西政府有没有尽到责任呢?从医疗系统到巴西老百姓都准备好和疫情对抗到底了吗?

从目前的报道中来看,答案是:并没有!

先来说说巴西政府。

之前我们也写过,其中最让人头大的就是巴西总统Jair Bolsonaro。

这位老兄从疫情开始时就是新冠只是“小流感”,不戴口罩,不遵守社交疏远政策,

疫情期间照样深入群众,该合影合影,



该接触接触,



用刚抹完鼻子的手和老百姓握手,



昨天刚写了他被一名法官要求在巴西利亚的公共场合必须戴口罩,正在想办法驳回这项命令。





不光自己不注意,这位面对疫情“超级大无畏”的总统在政府决策中也没起什么好作用。

比如,前后两任还算负责任的卫生部长,都让他给弄走了。

4月,他先解雇了提倡“隔离和封锁”、积极组织抗疫的卫生部长Luiz Henrique Mandetta,两人此前因为抗疫的事闹得剑拔弩张。



4月17日,总统任命约克大学肿瘤学家Nelson Teich为新任卫生部长,这位新部长一上任估计就体会到了总统的强势和任务的艰巨。



上任之初他是站在总统Bolsonaro一边的,认为提振经济和控制疫情一样重要,

但他还没到致疫情于不顾的程度,曾表示在获得更多数据之前,社会疏远政策“不会突然改变”;

可是总统Bolsonaro之所以换人,就是想开展“有针对性的封锁措施”,只隔离危险区域,以提振经济优先,

“这些措施必须放开,新部长Teich的使命就是开放工作。”

后来的几周,Teich对总统Bolsonaro的说法越来越不能认同,

因为总统不但轻视社交隔离,还鼓励医生用羟基氯喹治疗新冠,

Teich毕竟是医学专业出身,了解羟基氯喹的副作用,一度拒绝批准使用该药。



结果就是,5月15日Teich宣布辞职了,卫生部长当了还不到一个月,

他没有公布辞职理由,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想在总统Bolsonaro手底下干活要顶着多大压力,甚至不得不违背作为医生的良心,这工作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顺便说一句,Teich辞职后,巴西政府还是通过了“鼓励使用羟基氯喹治疗新冠”的指导意见...)



一个月内,就有两个真懂医学专业知识的卫生部长离职了,总统Bolsonaro接下来会任命谁呢?

这次他任命了完全没有医学背景的现役巴西陆军指挥官Eduardo Pazuello为临时卫生部长。



根据媒体的报道,这位将军做过很长时间后勤工作,现在正在组织购买新冠疫苗或获取生产疫苗的技术的工作。

有报道说他是总统Bolsonaro的小喽啰,经常签署总统提出的荒谬措施,

他曾在疫情数据上做文章,让电视台把每天下午5点黄金时间发布的疫情信息,改到晚上10点发布,

只公布24小时内的新增病例,不再公布确诊和死亡病例总数,还出现疫情数据被篡改和删除的情况,受到舆论抨击。

是不是可以猜测,现在这位卫生部长会深得总统Bolsonaro欢心,

但他的种种做法都对巴西抗疫很不利,到头来恶果是要老百姓承担的。





除了顽固的总统Bolsonaro,巴西的医疗条件、巴西政府等系统的腐败、有钱人们不负责任的行为,也都给巴西抗疫带来不利的影响。

从医疗资源角度分析,巴西一直深受登革热困扰,占据了大量医疗资源,

新冠疫情爆发后,所需医疗资源渐渐追上了登革热,有些城市的医院已经不堪重负了。

前几天有报道指出,巴西ICU的占用率已经接近极限,

截止6月17日,北部亚马逊州已有90%的ICU被新冠患者占用,南部里约热内卢州的占用率不到70%。

根据Oswaldo Cruz基金会最近的一项调查,不同地区ICU占用情况一直在变化,

有14个州占用比率在下降,但首都巴西利亚和北部的6个州比率却在上升,

像圣保罗之类的大城市还好,一些贫穷地区连基本的医疗设施都没有,更别说ICU了。



(排队看急诊的人)

巴西的医疗资源正在经受考验,而政府及相关部门的腐败和不作为让情况雪上加霜。

原来准备给急诊部门或建方舱医院用的拨款,有的没专款专用,有的医疗设施根本没建。

一个典型的例子发生在东南部城市新伊瓜苏,那里有一处建筑工地,原本是要建收治新冠患者的方舱医院,当地政府原本说医院将于5月开放。

但6月有记者去探访时,发现医院根本没完工,貌似已经停工了,更不用说收治患者了,



记者采访附近的老百姓,大家都是没怎么听说要建医院的事,还有人提出工程拨款很可能被挪用了。

这种情况不是个例,在巴西全国都能看见,结合之前巴西官员腐败严重的情况,老百姓对这种事都见怪不怪了。

还有采购口罩、防护服、通风系统、医院病床等医疗设备的拨款,也频频传出被挪用的情况,

几个州的警察正在进行调查,追踪付款没到货的情况,以及和政客有联系的商家,有的官员因此被解雇。



(小贩出售酒精和消毒剂)

说完了政府和医疗系统,再来说说民间的情况。

跟过去的疫情不同,这次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国的传播轨迹,很大程度是“由富至贫”传播的,巴西也是如此。

最初巴西的新冠感染者是富裕阶层,他们从海外归来将病毒带回巴西,

3月初,第一批聚集感染出现在巴西经济中心圣保罗。

最早的一次“超级传播活动”是在3月7日,一位巴西网红在巴伊亚州海滩上举行婚礼,

嘉宾中有一位圣保罗来到27岁律师Pedro Pacífico,此人也是Instagram上的一个小网红,他的账户专门给人推荐书籍,

他回家后觉得不舒服,随后得知另一位婚礼嘉宾确诊了,

他也去做了检测,同样被确诊新冠,他的朋友当中有15位先后确诊了。



确诊后Pedro也没有很紧张,还在视频中说“比起威胁,这种病更像骚扰”,

他在家自行隔离,仍旧给读者分享好书,和其他有钱人交流病毒故事,

“这很新鲜。”

“没人发现它的到来,也没人觉得它会那么严重。”



有钱、有资源的富裕阶层生病时不用慌,他们有条件治病,

但他们把新冠传染给其他人,尤其是没钱的贫苦百姓时,他们怎么办呢?

别说充足的医疗资源,就连最基本的卫生设施都无法满足。

巴西的普通老百姓,有的在疫情中丢了工作,有的生病得不到及时治疗。

比如43岁的Hosana Lima Castro,她因为疫情丢了便利店的工作,和爸爸、两个兄弟和两个孩子挤在简陋的房子里,

她没有口罩,她住的拥挤社区也没人戴口罩,

那里连基本生活设施都不具备,很多居民没有干净的水可用。



(巴西贫民窟)



她的弟弟Moises靠捡垃圾维生,他是家里第一个生病的,接着传染给另一个兄弟和患有糖尿病的爸爸。

他们病的很重,呼吸困哪,持续发烧,但没人去医院,

他们觉得医院条件不好,去了可能病得比刚开始更重,

“到哪去就是判死刑。”

富人生病也不用着急,把病传染给贫苦老百姓后,让他们怎么办呢......



从处处作梗的总统,到不给力的医疗体系和政府的腐败,再到贫富差距导致的残酷落差,这些都让巴西的疫情一步步走向失控。

不过,也不是说巴西就完全没人为抗疫做实事,一些个人或团体也在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人。

比如5月11日,巴西一位小丑扮演者Leandro Maduro Costa因新冠并发症,在里约的一家医院中去世。



疫情期间Costa照常去里约的一家大型医院表演,给那里的患病的孩子们带去欢笑,

大概就是在医院,Costa不幸感染了新冠,开始咳嗽、高烧,家人把他送进医院,

在人生的最后几天里,总是给别人带去欢乐的Costa孤单地和疾病战斗,家人朋友都不能来探视。





(Costa和女儿)

Costa以前就说过,他希望去世后被打扮成小丑的样子安葬,

可是因为他感染的是新冠病毒,这个小小的愿望最终没能实现。



在各国都为开发新冠疫苗暗自铆劲时,巴西富豪也开始行动了,

3位亿万富豪Jorge Paulo Lemann、Alberto Sucupira和Marcel Telles,他们都在巴西富豪榜中排名前五,宣布创建“新冠疫苗生产中心”,和巴西的研究机构合作研发疫苗,提供给巴西使用,

据说该项目将耗资约3000万美元,项目将捐献给巴西政府。



巴西还有一点特别让人担心,那就是生活在土著部落中的人,那里很容易形成社区传染,医疗条件也不及大城市。

前些天,土著人保护机构Hutukara Yanomami协会和巴西国家人权委员会共同向美洲国家组织发出请求,让他们向巴西政府发令,命令巴西非法矿工和淘金工人从土著居住地撤出。



这是因为巴西政府没有采取措施,让他们在疫情期间停止工作,

疫情一旦蔓延到土著社区,会给那里的居民带来灭顶之灾。

失去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文化,



因为部落中的长者保持着部落传统,这些传统都没有书面记载,万一他们因疫情去世,传统也就失传了。

而且土著部落的盛大葬礼仪式,也可能加快病毒传播,必须为他们安排更安全、更适当的葬礼。



疫情不是一两天造成的,控制疫情更不是一两天能实现的,

按照巴西现在的情况,战胜疫情貌似将是个漫长的过程。

只希望各个方面都能给点力,不然受苦的还是普通老百姓......

ref: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8456329/Coronavirus-victims-bodies-stored-bin-bags-alongside-patients-Brazilian-hospitals.html

https://brazilian.report/coronavirus-brazil-live-blog/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0-06-24/coronavirus-pandemic-brazil-faces-worst-case-scenario

https://www.forbes.com/sites/kenrapoza/2020/06/23/bolsonaro-brazils-coronavirus-response-has-been-an-embarrassment/#50c13173226a

https://www.americamagazine.org/politics-society/2020/06/24/brazil-seeks-protect-indigenous-communities-coronavirus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jun/24/brazil-covid-19-crisis-denies-potato-clown-last-wish


如果觉得文章不错,请您分享转发此文。您的分享或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与支持!英国日报感谢您!





当前城市:Null [更换] 免费发布+
[黄页] 武彦萍会计师事务所,专业报税
[房屋] 北二区manor house 地铁站附近 大双人间出租
[工作] 英国本地公司招聘全职网站系统架构师
[物品] 2006 TOYOTA diesel 车况良好
[资讯] 英国日报同城信息 免费发布广告信息
[资讯] 英国优西商城 折扣券
2条评论
avatar

2楼 韩国Guro-gu访客 发表于2020-06-26

avatar

1楼 英国莱斯里普访客 发表于2020-06-25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