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率 £1 ≈ 8.67人民币 , 37.17新台币 , 9.84港币 , 1.27美元 , 1.09欧元
首页 社会 爱泼斯坦 安德鲁王子

爱泼斯坦案主控女法官接手案件几天内: 儿子被枪杀,老公受重伤

5678 Words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爱泼斯坦案主控女法官接手案件几天内: 儿子被枪杀,老公受重伤
Salas是新泽西州的联邦法官,是第一个被授予该职务的拉丁裔女性。

因为判过不少影响力大的案子,加上个性强势,多年来得罪过不少人。

但Salas从没想到,报复,会在一个平静的星期天发生。

那是7月19日的下午,全家人都在家。

Salas在地下室工作,她的丈夫和儿子在楼上。

下午5点,家门口的门铃响了。

她丈夫往外看了一眼,是个穿联邦快递服的男人,手里拿着一盒包裹。

他没起疑,让儿子去开门。



门开后,只听一声枪响,儿子摔倒在地。

这个20岁的男孩被射穿心脏,当场死亡。

他的父亲听到枪响后,赶忙跑到门口去看,枪手对着他连开数枪。

枪击声惊动了在地下室的Salas,她也条件发射地跑到楼上。

在门口,只见丈夫和儿子都倒在血泊中,枪手开着车,仓皇逃离现场。

最后的结果,是Salas的儿子死了,丈夫在医院病危。

Salas没有受伤,但精神十分崩溃。



即使是在枪击案频发的美国,这个案子也震动了整个国家。

枪手竟然去法官家里杀人,真是没听说过。

是谁那么大胆?在消息还没出来的时候,美国有很多网民疑心,惨案和“爱泼斯坦案”中的某位大人物有关——因为在枪击案发生的4天前,Salas刚刚接手一个有关爱泼斯坦的案子。

这是一起投资人联合起诉德意志银行的案子。

多年来,爱泼斯坦利用德意志银行转移资产,其中不少钱用来解决他在性犯罪上的问题。

被查到后,美国的金融监管机构说,德意志银行在明知爱泼斯坦有犯罪记录的情况下,仍为他提供服务,违反了金融规定,因此要判处1.5亿美元的罚款。

事情出来后,德意志银行的投资人们非常生气,说银行自身监管不到位,才会出现这种事。



为了追回损失,投资人们把银行给告了。

这起案子,就到了Salas的手上。

一开始,网民们怀疑,会不会是爱泼斯坦案中的某人雇佣枪手,去杀Salas,免得她查出银行案中有什么牵扯到自己的线索?

(Salas和她的学生们)但到星期一,警方公布了嫌疑人的身份后,一切乍看起来似乎并不像人们猜测的那样……它转向了另一个奇怪的方向。

因为,枪手是Roy Den Hollander,一个颇为有名的“反女权主义”男律师。

Hollander是一个专门打性别歧视案的律师,也是福克斯电视台性别议题的常客。

他在性别上的观点非常耸动,认为“女性才是真正的压迫者”,“美国社会的资源都向女性倾斜,男性必须站出来反抗”。



一句话,他是个男权活动家。

2007年,Hollander起诉纽约的多家酒吧和夜店,说他们性别歧视,因为这些店举办“女性之夜”,给女顾客免单,让他感觉自己是“二等公民”。

2008年,他还起诉过哥伦比亚大学,因为它有一个项目专门研究女性受到的压迫,但没有对应的男性研究,所以是违宪。

除此外,Hollander还向美国政府打官司,说保护女性的《反家暴法》是性别歧视;挑战过一条40年来没用过的军事草案,因为草案只让男性上战场送死,也是违宪。

这些案子大部分都没有被法院受理。

据他自己说,他之所以会变成男权斗士,是因为曾经被俄罗斯女友骗过。

他真心爱她,但没想到她只是为了钱和绿卡,一到美国就把他甩了。



情伤,变成了奋斗的动力。

在他的个人网站上,他呼吁所有男人和他一起抗争:“所有好男人们,在我们的权利彻底被夺走之前,是时候站出来奋斗了。”

网站上几千篇文章,也是类似的画风:《女性看不见的武器》《对男性的歧视》《是男人发起的战争吗?》《在女性研究中宣扬女权宗教》《无力的女孩?》《没有男人的世界》…………因为行事古怪,思维奇特,Hollander经常被主流社会嘲讽,Stephen Colbert的脱口秀还做过一期节目恶搞他。

但就是这样一个画风离奇,甚至有点让人匪夷所思的家伙,最终犯下了杀人案。

然后,他就自尽了……Hollander的尸体是在距离Salas家两小时车程的一块营地上发现的。

他坐在车里,头上一个枪口,明显是自杀。

在他身旁,是一个空包裹,上面写着Salas家的地址,还有一把手枪,和案发现场的子弹基本吻合。



车里有很多资料,一些是关于纽约州的女法官Janet DiFiore,她的名字和照片出现在纸上;另一些关于Hollander的同事,律师Marc Angelucci。

在7月11日,Angelucci被枪杀,枪手也是一个穿着联邦快递服的男人。

目前,警方在调查Hollander是否是那起案件的凶手。

那么,Hollander为什么要杀到Salas家里去呢?两人有什么过节吗?从目前的资料来看,并没有。

Hollander和Salas唯一的接触,就是在起诉军事法案”违宪“上,这也是为数不多法院最终受理Hollander的案子之一。

2015年,Hollander帮一个17岁女孩打官司——女孩想参军,虽然可以加入,但她说法律中的一条(40年没用过的)草案只允许男性登记入伍,剥夺了自己入伍的权利,是性别歧视。

女孩明显是为了争取自己的权利,但此举刚好又和Hollander一拍即合:因为Hollander认为,只让男人上战场送死,是对男性的迫害,所以打这场官司是支持男权运动。



当时的法官是Salas,她做出有利于Hollander的判决,认为草案可能违宪,允许案子继续进行。

2018年,她甚至提到有可能将案子送到最高法院审理,不过具体时间后来一直没定。

按理说,法官支持自己的案子,律师应该高兴才对,但Hollander对Salas非常不屑。

在他自己出版的自传中,他说Salas是“奥巴马选出的懒惰又无能的拉丁裔法官”,就是因为她,案子进展才这么慢。

他还用充满性意味的口吻描述Salas,说“她非常火辣,我第一次见面就想约她出去”。

Salas是穷人家出生,小时候父亲把全家人抛弃了,她靠着自己的努力才拼搏出如今的成就。

但Hollander认为,她是故意把所有罪过都倒在男人身上,好讲出一个“模范女超人”的故事。



在其他文章里,Hollander也写过很多“Salas无能又愚蠢”的言论。

也许,是因为男律师接受女法官的判决,感觉自己尊严受辱;也许是因为Salas强势又成功,还是女权主义者,让他本能感到厌恶。

总之,他讨厌她。

不过,Hollander虽然讨厌女权主义者,但还没讨厌到要杀人的地步。

一直……到他患了癌症。

去年夏天,Hollander把“草案违宪案”交给另一个律师,说自己得了癌症晚期,已经没什么时间了。

他在网上筹款治病,但是不成功。



医院给他的治疗,他也不满意,还要起诉医院。

折腾了几个月后,知道无法回避死亡的Hollander,开始做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那就是,和女权主义者抗争到底。

在曾经的采访中,他说过,“我会和女权主义者抗争到底,直到我花光最后一美元,直到我只剩最后一口气。

如果死后还有世界,我还会继续找她们,一直打下去。

他在最近的文章中写道,“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在女权主义的统治下生活了太长时间。

树敌太多,没办法一个个解决她们……幸好,我从法学院和媒体里学到的知识,能告诉我怎样区分优先级。”看来,对他来说,是解决Salas的“优先级”太高了?目前,FBI在调查Hollander是否有一个“在病死前杀仇人”的计划。



不过,虽然证据非常多,但不少网民们仍然没有被说服。

他们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太巧了,巧得像精心布置过的。

“整个事情太巧了。

死人没法说话。”“掩盖得不错,每个细节都想到了。”“他当然死了。

活一做完,就不能留下证人。”为啥这么说呢?因为网民们觉得有很多细节不合理。

首先,Hollander和Salas之间的仇真的有强到让他杀人吗?明明两人的接触并不多。

按照Hollander敏感易怒的性格和激进偏激的观点,很多人都可能和他结仇。



为什么他偏偏选择Salas?为什么逃离现场后,马上自杀,而且一天不到就被警方发现?身边还刚好有那么多指向他的物证?“是的,他是个厌女症患者,但是厌女,和到法官家里杀人,这中间跨度也太大了!”一个视频博主在油管说。

他认为,Hollander是爱泼斯坦案中的替罪羊,背后真凶,另有其人。


当前城市:Null [更换] 免费发布+
1条评论
avatar

1楼 英国Basildon访客 发表于2020-07-21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