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率 £1 ≈ 9.09人民币 , 38.4新台币 , 10.11港币 , 1.3美元 , 1.11欧元
首页 社会 体育 体操 虐待

英国体操届曝集体虐待丑闻,世界名将都受害而一度崩溃

5444 Words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英国体操届曝集体虐待丑闻,世界名将都受害而一度崩溃
多名退役英国体操运动员称,自己受训时遭受过身体和心理的种种“折磨”,并给自己留下了长期的损伤。

卫报:Becky和Ellie Downie表示虐待在英国体操队“完全正常化”

这对姐妹有望冲击东京奥运会女子体操奖牌,她们说自己面临着“恐惧和精神虐待”,她们的体重不断受到质疑,而且过度训练使她们的身体一再崩溃。

2017年,埃莉·唐尼(Ellie Downie)成为首位在欧洲锦标赛上赢得全能冠军的英国体操运动员,也是2019年世锦赛 女子跳马 的铜牌得主。

她表示在整个职业生涯里,都在为自己的体重感到羞耻。

其中就包括一位营养师告诉她每天需要提交身着内衣的照片,以确保她没有在吃东西方面撒谎。

“从14岁开始,我就被告知要坚持节食。”在一次国家训练营里,艾莉被告知要减掉6公斤,如果她两周内做不到这些,将会承担后果。

她说,“对体重的无休止的关注,会给我留下永远无法愈合的疤痕。”贝基·唐尼(BeckyDownie)是2019年世锦赛高低杠银牌得主,为英国国家队和英格兰队赢得了14枚重要奖牌,她描述了自己经常“被训练到身体崩溃的地步”,且采取的训练方法也不安全。



2018年在欧锦赛上贝基脚踝再次骨折,就是她比赛两周前进行不安全训练的直接后果。”多名著名体操运动员也公开了类似的经历。

英国奥运选手弗朗西丝卡·福克斯(Francesca Fox)表示,自己经常被告知胖,“看起来像河马”。

同是奥运选手的丽莎·梅森(LisaMason)也表示,她曾被要求反复训练,直到双手撕裂流血。

还有一名体操运动员说,她10岁时被教练锁在柜子里。

现年19岁的前欧洲少年体操锦标赛冠军莱昂斯,是遭受“折磨”的运动员之一。

在接受ITV新闻的采访时,她回忆称自己在训练中被教练用棍棒击打,同时还在心理上受到了教练的“虐待”。

“作为幼小的体操运动员,我们会被教练对着大喊大叫。



我们会哭出来。”“但哭是非常错误的。

要么场馆里有很大声的音乐,让教练听不到我的哭声,要么我会被拖进橱柜……然后我被关在那儿,直到哭到筋疲力尽。

最后我们不得不走出去,为我们的行为和不良态度向教练表示歉意。

实际上我们从来都不是犯错误的一方。”后来莱昂斯被诊断出患上了PSTD(创伤后应激障碍),需要接受长达18个月的心理治疗。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获得体操铜牌的艾米·廷克勒(Amy Tinkler)也公开发声。

她说,她在2019年12月向英国体操协会提交了正式投诉,但8个月过去了,至今她没有收到任何反馈。

而她于今年1月退役的原因也不是当时所说的身体受伤,而是虐待造成的心理创伤。



BBC: 奥运奖牌获得者艾米·廷克勒于2019年12月正式向英国体操队投诉

英国体操协会回应说,在2019年12月收到艾米·廷克勒的正式投诉通知,并且于2020年3月10日收到了艾米提供的全部细节,审查在进行继续,目前处于审查的高级阶段,不能做进一步的评论。

四次获得奥运会奖牌的路易斯·史密斯(Louis Smith)指责英国体操协会不想向公众坦白收到的多宗对体操教练的投诉,因为害怕玷污自己的形象。

早在2017年11月,那时刚退休的奥运选手丹·基廷斯(Dan Keatings)公开表示,他之前经历了严重的欺凌,因此患上了抑郁症。

他说,很多体操精英运动员也有同样的遭遇,但因为尚未退役担心影响选拔而不敢发声。

在他看来,英国体操界的文化是看重奖牌远远超过保证运动员福利。

当时,英国体操管理协会首席执行官简·艾伦(Jane Allen)回应说,国家管理机构已经采取了“强有力”的保障措施,并鼓励运动员提出任何他们担心的问题。



但基廷斯在7月15日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表示,三年来,英国体操管理协会并没有对他的控诉进行任何审查和处理。

每日电讯报:Dan Keatings指责英国体操队无视2017年有关“恐惧文化”的指控

他说:“我当时对此发表了相当多的公开声明,但我听到类似的虐待事情仍在进行,大家说什么都没变,就好像它一只耳朵进,另一只耳朵出了,真是令人失望。”另一名前体育运动员,凯·索尔兹伯里(Kay Salisbury)也站出来发声。

她在14岁之前曾代表英国参加国际青少年体操比赛。

凯透露,英国体操队对当时年幼的她的身材进行评分,给她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伤害。

每日电讯报:英国体操运动员从8岁开始就根据他们的身材进行评价

“当时我刚满8岁,是团队中最年轻的一员。



有人上下打量着我们,给我们的身材打分。

满分10分,他们只给了我的身材2分。

然后一个国家级的教练,递给我一份文件,说我的身体有问题,我太胖了,不能参加体操运动。”她说,当时她立刻羞愧难当,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了拒绝和否定。

她还回忆起13岁时去国外参加一个体操训练营,出发前“教练说她要去搜查行李箱,如果她找到食物,我们就会被开除。”于是她不得不把她妈妈放在行李箱里的零食拿出来扔掉。

平时训练中,教练对他们这群孩子也经常严厉的惩罚和羞辱。

凯13岁在Lilleshall国家训练中心训练时,也曾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教练羞辱。

有次教练直接朝她走过去,把手伸进她的嘴里,拉长她的脸,以此惩罚她内向不爱说话。



无情的精神虐待让凯的心理健康呈螺旋式下降,不久凯就不得不退出了体操运动,放弃了她的奥运梦想。

“那时候,我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当我离开时,我还收到教练的一封信,说我会后悔一辈子。

这一切都是关于欺凌和控制,即使在我离开的最后一刻,他们仍然必须有最后的发言权。”凯说,即使退役了,多年精神虐待对她的影响还在继续,她被诊断为抑郁症、慢性恐慌症、强迫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

她20多岁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NHS的心理健康中心度过的。

“我不能正常工作,不能进超市。

我当时非常痛苦。”今年31岁的她仍在应对这种影响,但多年的心理治疗激励她去帮助别人。



她准备成为一名心理医生,还在社区里经营一家当地的体操俱乐部。

凯不是唯一童年遭受虐待的体操运动员。

在国际知名的South Durham体操俱乐部里,多名儿童表示遭受了教练的虐待。

BBC:South Durham体操俱乐部被控虐待

今年32岁的罗克珊·詹尼森(Roxanne Jennison)7岁时加入South Durham体操俱乐部,并在那里呆了12年,参加国家级比赛。

詹尼森说,在她腿部手术后留下石膏后,她仍然迫于压力练习。

她还表示,“肥胖羞辱”在俱乐部很常见。



“我知道和我一起训练的很多女孩都有饮食失调,而且现在仍然存在。”“我们非常害怕发胖”。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体操运动员6岁时开始在South Durham俱乐部训练。

她说,当时“我的手指和脚趾骨折了。

我妈妈被告知不要带我去医院检查,因为他们会给我做石膏,影响比赛。”还有两名前体操运动员透露,在一次医学体育调查中,当时8岁和9岁的她们被叫进教练的房间,由两名男子进行身体检查。

“我们不得不把紧身连衣裤一直拉到腰间,”“我觉得很不舒服。”面对体操界愤怒的声讨,包括要求英国体操管理协会首席执行官简·艾伦(Jane Allen)下台的呼声。

简·艾伦给英国所有的体操俱乐部发了一封信,承诺做出改变,并表示她对虐待指控感到“震惊和羞愧”。

迫于压力,7月7日,英国体操管理协会宣布将进行一项由皇家律师(Queen's Counsel)领导的独立审查。



艾伦表示,独立审查的结论和建议将由皇家律师单独做出,英国体操协会不会试图以任何方式影响它。

但7月16日,英国体操协会宣布,由于越来越多的人批评其缺乏诚信,将放弃独立审查,审查改为由英国体育(UK Sport)和英格兰体育(Sport England)合作进行。

BBC:英国体操管理协会退出独立审查英国体操管理协会首席执行官简·艾伦(Jane Allen)表示,做出这一决定是为了保持体操界对审查结果的信任。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吸取教训,确保体操界所有人的福利。”英国体育和英格兰体育表示,正在与英国运动员委员会(British Athletes Commission)和体育运动中的儿童保护部门(ChildProtection in Sport Unit)合作,制定审查的范围和结构,“以确保它具有公信力,让所有有勇气站出来的人对审查结果有信心”。

英国体育首席执行官马克·英格兰(Mark England)表示,虐待在体育界是不能容忍的。

英国防止虐待儿童协会(NSPCC)称,英国体操界的欺凌和虐待指控“极其令人不安”,将设立一个秘密热线,让那些遭受过欺凌或虐待的英国体操运动员可以没有负担地发声。

热线还可以为对英国体操的审查提供证据。



天空新闻:英国防止虐待儿童协会(NSPCC)称虐待指控“极其令人不安”NSPCC的首席执行官彼得·万利斯(PeterWanless)说,“任何遭受虐待的人都有机会说出自己的想法,并得到他们需要的帮助,这一点至关重要。”英国奥林匹克协会也宣布,将禁止任何正在接受审查的体操教练带领英国队参加明年东京奥运会。


当前城市:Null [更换] 免费发布+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