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率 £1 ≈ 8.77人民币 , 37.47新台币 , 9.98港币 , 1.29美元 , 1.1欧元
首页 时政 工党 政党 鲍里斯

工党曝出黑马媲美布莱尔 鲍里斯相座不稳!

11682 Words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工党曝出黑马媲美布莱尔 鲍里斯相座不稳!
英国政坛出现重要新动向。

布莱尔之后,支持率最高的反对党领袖诞生!在最新的YouGov民意调查中,有51%的受访者“满意”工党党魁凯尔·斯塔默爵士的表现,超车约翰逊,后者满意度仅为48%!

斯塔默被媒体称为是一个没有敌人、没有丑闻的人,典型的英伦绅士范,几近完美,而+31的满意度净得分是1994年以来任何在野党领袖的最佳表现,把卡梅伦、科尔宾、米利班德等人抛在身后,和1994年布莱尔作为反对党领袖的表现持平,而后者在3年后带领工党以创纪录的票数赢得大选!

斯塔默还以一人之力拉抬去年创下二战以来最惨选举战绩的工党,后者目前支持率(approval rating)38%,仅仅落后保守党5%!其实,这不是斯塔默第一次YouGov民意调查中弯道超车,5月12日,斯塔默在支持率指标上就首次超过约翰逊1%!

《泰晤士报》特别留意到,有7%去年12月投票支持保守党的选民支持斯塔默!其实,在斯塔默当选工党党魁之后,就有传言鲍里斯“如临大敌”。

《每日邮报》甚至引述传言,说鲍里斯在身患COVID-19之时,还推迟入院,也一定要看斯塔默第一次“首相质询”表现(质询当时代鲍里斯出席的外交大臣拉布)。

而在5月6日,鲍里斯病愈之后终于站到斯塔默面前接受质询。

和病魔作斗争的他受到全国上下支持,但却完全招架不住斯塔默的质问。

律师和检察官出身的斯塔默追问政府的物资储备、对养老院的保护,他用鲍里斯自己说过的话“借力打力”,凸显鲍里斯撒谎。

但发起一连串追问之时,他保持优雅,没有轻易发怒,没有执着于“政治得分”。

唐宁街内部人士事后也不得不承认,斯塔默让鲍里斯“慌了”。

《每日电讯报》更评论道:这场质询成了节目《飞黄腾达》(The Apprentice),鲍里斯“大摇大摆走进来,开始吹嘘自己的万中无一的商业想法,结果被面试官数落得一文不值”,在这集里,身为首相的鲍里斯成了那个窘迫的“学徒”,似乎下一秒就要被喊“You Are Fired!”

英版《The Apprentice》照片“真诚、关怀、重视公众情绪,意识到拯救声明优于政治”,这是英国“政治”网站盛赞他的表现。



《新政治家》则评价,在一场全国危机中,斯塔默有鲍里斯没有的一切特质:“严肃、坦诚、和公众沟通技巧一流”,他树立了一个“致力公共服务的成熟人士形象,有着一系列不凡的成就”。

工人家庭出身,以第一名从利兹大学法律系毕业、然后又获得牛津大学学位,斯塔默毕业后致力于为弱势群体辩护,后来又成为皇家检察署检察长,并因为“法律和刑事正义领域的贡献”而被授予爵位,尽管他不愿意这么称呼。

英国版《Vogue》杂志表示他没有敌人、没有丑闻,连右派媒体试图找碴也只能悻悻而去,因为他实在是一个沉稳却有点“无聊”的人,但该杂志认为在危机之中,英国人不需要表演人格的鲍里斯,需要一个斯塔默。

穿着得体,有着英伦男士“经典造型”。

有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他是《BJ单身日记》里ColinFirth出演的“达西”一角的原型!

他是如何在父母影响下成为“社会主义者”的?他如何在律师期间如何免费帮弱势打官司、争取权益的?在党内竞选期间不忘帮忙照顾病重的岳母的他,如何成为女性选民心目中的“好男人”代表?01

放弃无用的社交

《伦敦标准晚报》报道,在由Ipsos MORI所作的民意调查,接任工党党魁两个月不到的斯塔默“让英国政治版图焕然一新”,还“和那个之后赢下大选三连胜的男人早期表现一模一样”,这里所说的,是1994年的托尼·布莱尔。

在1997年带领“新工党”赢下现象级大胜的布莱尔。

斯塔默在满意度上+31的净得分(满意率51%减去不满率20%),追平布莱尔1994年的表现,两人都是“Ipsos MORI政治风向标”这一英国历史最悠久的民意调查有史以来最好的净得分获得者!

这一点要好于卡梅伦在2009年获得的+23。

斯塔默的满意率也比科尔宾(44%)和米利班德(41%)要好。

另外,有40%以的英国人认为斯塔默是“未来的首相”!斯塔默还成功让工党支持率提升到43%,比上个礼拜大涨8个百分点,一扫去年12月跌落谷底的颓势。



另外,斯塔默获得80%工党支持者的心,这说明他在整合党内派系问题上做得很好。

另一边厢,约翰逊则遭遇困局。

他48%的满意度低于斯塔默,比之前一周急剧下跌14%!他还获得49%的满意度,净得分为-1!统计数据发布时,只有32%的英国人认可政府施政,比一周前下跌3个百分点,这是政府支持率连续5周下跌!当然,鲍里斯可能庆幸在一项指标上保持住了微弱优势:在“谁是最有能力的首相”问题上,43%认为是鲍里斯,38%的人则认为是斯塔默,但差距也在拉近。

Ipsos MORI民调专家Gideon Skinner评论道:“斯塔默的得分能够并肩布莱尔和卡梅伦当然反对党领袖的支持率,工党当然倍受鼓舞,因为后两人之后都赢得大选。”不过,他认为,“如今时间尚早,对于一个新领袖来说,蜜月期毫不奇怪。

还有一甸需要注意,鲍里斯还是比约翰·梅杰(注:布莱尔在野时的首相)和戈登·布朗(注:卡梅伦在野时的首相)最受欢迎的时候得分更高。”

民调专家Mike Smithson则发推评论道:“约翰逊评价更两极分化,极少数工党支持者认可他。

但与之相反,斯塔默和约翰逊一样做到整合党内支持,但受到保守党支持者批评更少。”《泰晤士报》也观察到7%的保守党人更倾向让斯塔默担任首相,这足以让鲍里斯如芒在背!《每日快报》则注意到,目前只有26%的英国人认为工党准备好执政了,51%的人不这么认为,“这是因为科尔宾后遗症持续发作中”。

斯塔默暂时还不足以“一人救全党”。

简而言之,斯塔默对颓势中的鲍里斯发起猛烈进攻,尽管仍有差距,鲍里斯完全没有理由掉以轻心。

“在令人担忧的经济前景和抗疫形势下,两位领袖接下来数个月的表现将至关重要。”Skinner表示。

02在危机中,斯塔默比鲍里斯更令人放心?

一位保守党议员向《泰晤士报》表达担忧:斯塔默不是科尔宾,他政治决策果断,“而大规模失业潮正袭来”,给了斯塔默迎头赶上的大好机会!他忧虑整个保守党仍然沉浸在去年12月的大胜之中,没有注意到民心向背。



《新政治家》对比鲍里斯和斯塔默两人的风格:“鲍里斯·约翰逊具备凯尔·斯塔默没有的一切特质:生动、幽默、直接,不可动摇的乐观主义,遣词造句自成一派。”

“不过,在国家陷入空前危机的时候,斯塔默也要清醒自己有约翰逊没有的一切特质:真挚、诚恳、可靠和公众沟通力一流——他是一个致力于为公众服务的大人”。

危机当中,是要一个成熟的“大人”,还是一个“政治顽童”,英国公众似乎在转变态度。

“在过去五年多次沉重的失败后,斯塔默已经让英国的温和派和进步派感到希望。”

传统上更支持保守党的《泰晤士报》表示,一个政治领袖在早期评价一般较为积极,“但斯塔默赢得一项宝贵政治资产:他赢得全国人民聆听他主张的机会”。

其实,疫情爆发以来,执政党往往有很大的优势,因为民众希望全力支持一个稳定的政府带领民众打好重要一役。

但是约翰逊表现却异常灾难,也让他成为21个国家之中表现最差的领导人,甚至比美国总统特朗普支持度还要低!

英国“政治”网站文章指出,反对党不一定因为首相不受欢迎而变得受欢迎,“斯塔默值得极高评价”。

那么,斯塔默有哪些特质被英媒大书特书呢?首先,他的专业、经验和统筹能力。

“政治”网表示,和没有经验的党派边缘人科尔宾相比,斯塔默统领前排议员的能力受到工党党友的高度认可。

其次,他的优雅、冷静和不易动怒。

“在危机当中,他传递出平静的态度,展现深思熟虑,充分展现他的多重身份——有仁心的监督者,敦促政府做好防疫;有决心的律师,对靠不住的官员强烈质询;有同理心的在野党”。

苏格兰《Press and Journal》报表示,斯塔默明白,单纯质疑并不会让他脱颖而出,“他证明自己是一个有竞争力的领袖,他以建设性、负责任的态度监督政府,而不是为了政治得分”。



《泰晤士报》评价他知道“何时发问,何时往后退一步”,懂得“政治舞步”的艺术。

这就要说到他的第三项特质:“律师的经历”和对细节的执着。

工党党友很早评估,斯塔默会在细节上找到政府施政的漏洞,并展现给公众。

作为出色的质问者,他还擅长找到鲍里斯前后不一的政策和言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再次,他的谦逊和倾听民意。

因为工党在去年12月大败,因此斯塔默知道他需要找回主流民意对工党的支持。

他举办“向凯尔提问”活动,让民众通过Zoom软件和他直接对话,这是他直接抓住民众关心的问题的关键。

最后,是他的背景清白,让政敌都无从攻击。

英国版《Vogue》评价他是一个“没有政敌的男人”,“他是英国政坛极少有的人物:过往没有一次丑闻!什么也没有,连超速驾驶纪录都没有”,在担任反对党领袖之前,他获得两党的尊重。

“没有缺点”或许有些夸大,但就连面对“毫不留情”的右派媒体都找不到多少攻击他的把柄。

《新政治家》表示,科尔宾被右派媒体“彻底毁掉”,但至今只有《每日邮报》找到了所谓“黑料”:他不是工人阶级,家拥价值一千万英镑土地。

但很快世人发现,那片土地实际上价值100万英镑,在他给父母买的房子附近,是他买下来送给母亲用来放养拯救的被虐待的动物。



《每日邮报》的夸大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嘲讽。

“感谢《邮报》告诉我们凯尔·斯塔默是一个多么正派的人。

友善、大方、对父母孝顺,还爱动物。”威尔士工党议员Chris Bryant发推表示。

03出任反对党党魁以来,他做对了哪些事?

牛津布鲁克大学当代史学者Glen O’Hara为GQ撰文时分享他的一项观察。

“我和一位对政治不怎么感兴趣的亲戚聊天,我知道他2010年之后就没有为工党投过票。

他说:‘说实话,我还挺想听听这个叫斯塔默的家伙的人说话的。

他似乎指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知道,政治风向开始发生变化了。”

能够让中立、或者说厌烦政治的人聆听,这是斯塔默的能力。

那么,他开始带领这支低谷中的工党以来,做对了哪些事呢?有这么几个时间节点尤其关键:头两场首相质询就让鲍里斯“洋相百出”、指出PPE和养老院的危机和卡明斯事件的表态。

作为英国最优秀的人权律师之一以及皇家检察署的前检察长,早在4月初,英媒就广泛预测,到了首相质询的时候,议会将化身法庭,斯塔默会把鲍里斯当作证人一样交叉质询,并“对政府应对COVID-19的得当和失当进行法庭式的严格审视”,Vogue总结道。

但是,没有人想到斯塔默会用冷静、优雅却依然犀利的方式让鲍里斯的窘迫无所遁形。



两人首次交锋之时,当时英国刚刚成为世界上COVID-19病亡率第二高的国家,斯塔默一句“我们为何沦落至此”,定调这次质询,更指出鲍里斯当时夸下海口英国防疫“成功万众瞩目”,显得很可笑。

“马特·汉考克承认英国面临危机12个礼拜了,为何政府尚未掌控全局?”他将质疑核心聚焦在检测能力上,质疑英国政府落后世界一大截。

英媒评价,斯塔默在这一刻问出了英国人进入封锁以来亟待提问的一系列问题。

在一周后的第二场质询之前,斯塔默写信给鲍里斯,要求他回应养老院极高的病亡率的问题上,他引用政府在3月12日的话——“在养老院接受护理的人被感染的可能性仍然很小”——打脸政府。

果然,在第二场质询中,鲍里斯表示斯塔默引用不当,却并未回应养老院的问题。

“我很意外首相对他自己在3月12日给出的建议产生质疑?”斯塔默冷静地表示。

英国“政治”网站评价斯塔默“请君入瓮”一招非常高明。

这是律师在交叉质询中的基本功:通过指出证人前后不一,造成他们的证言不能够被采信,成功暴露了鲍里斯的谎言和失职。

《新政治家》专栏作者Martin Fletcher评价斯塔默“让约翰逊显得虚张声势,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撒谎者,但又不显得自己过于以党营私”,而是和民众站在一起。

他对于防护服储备不足、以及NHS移民医护需要付费才能享受NHS两个问题的质疑也采取同样的策略。

在后一个问题上,斯塔默指出鲍里斯在医院的时候受到照顾,出院后多次致谢这些英雄医护,却向他们收费——最后,他迫使政府部分免去移民医护的收费。

在首相顾问卡明斯的问题上,他的策略也很得当。



卡明斯违反居家隔离要求,引起朝野两党的炮轰,斯塔默一开始并没有加入批判。

最后,鲍里斯执意力保卡明斯引起社会公愤。

这个时候斯塔默才在报纸上撰文表示,“如果我是首相,我会解雇他。”和鲍里斯的护犊子形成鲜明对比,这就是斯塔默的成熟之处,懂得抓住政治时机。

当然,BBC也评价道,斯塔默问对了很多问题,但如果轮到他执政,他真的收拾烂摊子吗?距离下一次大选还早,我们没法马上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政治”网站则表示,未来四年在野反而给了他一个机会,他可以循序渐进“建立起好的名声,巩固公众的支持”。

在民调上他的表现持续走高,单项数据开始和鲍里斯“黄金交叉”,这让人对他未来三年的表现拭目以待。

04帮穷人维权,孝顺长辈,

还是《BJ单身日记》男主角的原型?

对比打扮“不拘小节”、头发乱糟糟的对手鲍里斯,和打扮朴素的前任科尔宾,斯塔默有一点优势:打扮得体、穿着合身剪裁的西服的他,引起《GQ》和英国版《Vogue》这类时尚媒体的强烈兴趣。

甚至有传言说,经典浪漫喜剧《BJ单身日记》系列中Colin Firth扮演的专情律师马克·达西,原型就是斯塔默。

确实,看上去气质优雅、文质彬彬,又是“爵士”,怎么看斯塔默都不像传统的工党人。

《泰晤士报》表示,他在议会人送外号“魅力斯塔默”(Starmer the Charmer)。

然而实际上,斯塔默不但出身工人阶级,而且很早就立志要为穷人权益奋斗。

斯塔默的父亲是工厂工人,母亲则是护士。



““很多时候,家里都会停电,因为我们没钱交电费。”两人都是狂热的工党支持者,甚至斯塔默的名字凯尔都是源于第一位进入议会的工党领袖凯尔·哈迪。

在斯塔默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就患有重病——斯塔默不愿意透露太多,但她“已经病了50年”,他盛赞母亲是一个真正的斗士,尽管生病,她“想尽办法正常生活、工作多年”,她给了斯塔默很大的激励积极面对人生。

母亲的政治理想也影响了斯塔默,他表示从六年级开始,他就决定要走法律一途,但“工作的目的不是为了个人野心,而是为了某种意义”,这是母亲告诉她的。

四个孩子中排名老二的他,是家族里的第一个考进文法学校的孩子。

他以优异成绩考进利兹大学法律系,在大学时期他积极拥抱社会主义,有着“想用法律作为武器增进人权和公民自由”的理想。

他以第一名从利兹大学毕业,进入牛津大学继续深造法律。

1986年从牛津毕业之后,他成为一名律师,专注于人权法。

“我想要成为人权法律师,帮助那些最需要法律服务的普通民众。”有很多公益的案件,他都不收费。

他为工会打官司、为受大企业欺负的消费者打官司、为英国前殖民地受压迫的民众打官司,还为在海湾战争被误杀的士兵家庭打官司。

通过一系列令人瞩目奠基性的案件,斯塔默还迫使英国政府完善人权保护,包括推翻酷刑证据的可采性和对恐怖主义嫌疑人的控制令制度。

不过,渐渐地,斯塔默意识到作为人权律师的局限性,这就是为什么他考虑要从律师转型为检察官。

2008年,他被任命为刑事检控主任(DPP)。



“我成为DPP是因为我希望司法部门可以改变他们检控嫌疑犯的方式。

我认为这需要改革。”任内,他成功起诉两人谋杀非裔青少年Stephen Lawrence,这个案子是当时最受瞩目的种族暴力案件,因为警察包庇一直悬而未解。

后来,斯塔默一直升任英格兰及威尔士皇家检察署的检察长。

2014年,斯塔默因为在“法律和刑事正义领域”的杰出贡献,被英女王授予爵位,正式成为凯尔·斯塔默爵士。

2015年,他辞掉职务,投身选举。

斯塔默回忆起这一决定,形容只有在议会,才能完成他从小的梦想,实现真正的变革。

这也是为什么“他要成为的,是‘苦役者的苦役者’”,也就是工人的公仆。

2007年,斯塔默结婚,妻子是同样是律师的维多利亚·亚历山大,两人后来育有一对子女。

2015年,他为工党赢得伦敦Holborn and St Pancras的席位,然后就被科尔宾选为影子内政大臣,他后来又担任影子脱欧大臣。

他是坚定的欧洲国际主义者,一直反对脱欧。

但如今他也接受了脱欧已成定局,转为要求英国政府和欧盟签订紧密经济合作协议。

去年工党大选重挫,获得二战以来最差选举成绩。

他决定参选党魁,以大热姿态赢得大选。



斯塔默发推表示:“能够成为工党党魁,是我毕生最大的荣耀。”他的母亲一定为他感到非常骄傲!

说到母亲,斯塔默出了名的孝顺,还给母亲置地养她喜爱的动物。

在选战的时候,他的母亲刚刚在截肢,这也让他心急如焚。

另一方面,他的岳母也在选举期间病重,他多次暂停选战,陪太太回家陪伴岳母。

最后岳母不幸在医院病逝。

斯塔默是工党多年以来第一位有管理经验的领袖,这让很多工党支持者对他投以期许的目光。

但因为一件逸事,他还可能吸引到另一个群体的目光——女性支持者。

多年来,媒体盛传,《BJ单身日记》里的马克·达西是以斯塔默为原型撰写的。

英国版《Vogue》表示,原著作者Helena Fielding从未承认或否认过这一点,因为这本书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出版,而那时候的斯塔默风度翩翩,因为一系列世人瞩目的公益案件为人所熟知。

他帮助环保主义者对抗麦当劳的诽谤诉讼的事迹还被拍成纪录片播放。

斯塔默和“马克·达西”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正义的律师,都穿着得体、风度翩翩,但不喜欢花言巧语,为人诚恳真挚,这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一起。

既然作者不肯承认,很多记者就多次跑去问斯塔默。



他笑着表示,“作者不肯透露,我也不知道。

如果真的是如此,我会很荣幸。”“媒体平时多次抹黑我,对于这样的消息我没什么问题。”


当前城市:Null [更换] 免费发布+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