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汇率 £1 ≈ 8.75人民币 , 37.07新台币 , 9.98港币 , 1.29美元 , 1.1欧元
首页 自然 冰川 灾难

30亿动物消亡,1000吨石油泄漏,最后一块冰川断裂……今年这些灾难同样恐怖

11287 Words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30亿动物消亡,1000吨石油泄漏,最后一块冰川断裂……今年这些灾难同样恐怖
几小时前,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页面上,全球新冠确诊数跳转成了2000万人,死亡人数正在接近75万。

而在多灾多难的2020年,除了疫情之外,还有些更令人担心的灾难,正在我们的身边发生。



如果没有疫情的侵袭,它们本该更受到重视。

//冰架倒塌,穷人死去,高温来了...

不知从何时起,每几年就能看到新闻说“今年是最热的一年”。

这不代表记者在危言耸听,地球的确正以飞快的速度,一年又一年地打破高温记录。

回望过去的60年时光,每个新十年都比上个十年更热,而《纽约时报》认为2020年有望成为有史以来最热的年份。



澳大利亚打破夏季高温记录,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气温创下52℃的纪录;而北极的升温速度尤为恐怖,是地球其他区域的两倍。

今年6月,北极圈达到38℃历史新高,加拿大极圈地区高出历史平均气温5℃。

这片冰雪王国已经摇摇欲坠,一切都在融化。



上周,意大利下达警告:普朗平西厄冰川可能有25万立方米面临坍塌。

其中一块摇摇欲坠的冰川就相当于米兰大教堂那么大。



冰川一旦断裂,巨大的冰层、碎石和雪水将会在2分钟内淹没山脚下的公路。

而不幸的是,这只是意大利即将坍塌的70座冰川中的一座。



冰川在意大利,瑞士和法国的边界上

5天前,以冬季风光闻名世界的加拿大,失去了他们最后一块大型冰川。

米尔恩冰架,坍塌了。

从此加拿大再无一座完整的冰架。



7月底,仅仅两天的高温,就让这座冰架融化了40%,加拿大冰雪局承认:反常的高温,水位的上涨是罪魁祸首。

2020年7月30日至8月4日的卫星成像

可以看到冰架已经碎成小块

这将是加拿大生态,乃至北极生态的巨大损失。

小的冰川会迅速融化,大的冰川会不断断裂,而没有冰层的保护,山体也会吸收更多的热量,从而加速其他冰川的消亡。

任何极端气候在北极都会被放大几十倍。



在这样的高温里,极地动物和海洋生物面临着迁徙和灭绝。

而人类,也无法从炎热的泥泞中脱身。

但确切地说是,更多贫穷的人们注定要在夏天死去...

如果你有钱,你可以吹空调,躲在钢筋混凝土建成的隔温房子里度过这个夏天。

但如果你是贫穷或被社会边缘化的人,每年夏天都是一场关于生命的赌博。





你可能买不起空调,甚至你付不起电费。

但即便如此,你仍别无选择,你必须在大太阳下工作,被烈日晒得膝盖发软,精神错乱,不然你和家人就会挨饿。

而就算是你忍受得了高温对人体的摧残,你却无法阻挡干旱伤害你的庄稼,令你一年的劳作颗粒无收。



你不能像一些人一样,买一张去避暑的机票,只能一天洗很多次澡,边赶蚊子边睡在外面给孩子多擦些痱子粉防止皮肤病。

在不停电的时候,你坐在电扇前,脑子里一团浆糊,唯一的渴望是明年的夏天能短一点。



休斯顿是美国升温最快的城市之一。

7月中旬,该市达到了43摄氏度,当然,又是一次历史记录。

休斯顿的夏天十分难熬,对于诺玛一家而言更是如此。



父亲是建筑工,今年夏天他仍在户外被汗水浸透。

工作靴积满了汗,他的三个同事都因为中暑而倒下了。

而他和妻子必须一周七天工作,为女儿的大学学费一搏。

向北望去,疫情最严重的纽约也在热浪中翻滚。

失独老人们在狭小的房子里不知所措,疫情来了,他们找不到人来安装空调 。



外面是病毒,里面是高温,人无处可逃。



这种绝望,在贫困的高温国家眼里却是小巫见大巫。

而尼日利亚东南部石油丰富的三角洲地带,五个来自意大利石化企业的甲烷气体火焰,24小时在城市的天空中燃烧,让这里更加炎热。



30多岁的Osi女士一直在哭。

天太热了,她每天只能在木薯园工作三个小时,然后便呼吸困难,头痛欲裂。

去年她怀孕了,日子变得更糟。

孕妇本来就怕热,她每晚躺在地板上,整晚无法入睡。

她的女儿因炎热大哭尖叫,无奈的母亲只能把整罐的痱子粉涂在孩子身上,让她至少不要生疮。

家里的风扇经常断电

他们的村子经常断电,水源匮乏。

她纳凉的方式是等待雨天,去外面淋雨。

Osi的丈夫热的时候只能抽烟逃避现实

//旱的旱死,涝旳涝死

高温的受害者同样还有危地马拉。

这个农业国的年均碳排放仅有美国的十六分之一,贫穷的国家里大部分人买不起车,也不会坐飞机,却承受着气候变暖的严重后果。



三年干旱,爱德华多家的玉米几乎没有多少活下来,他每天只能在暴晒中到咖啡田里帮工,每天赚5块钱,等待明年能多下几场雨。



但最近专家说,气温还可能继续升高,危地马拉到2050年时,农民赖以生存的玉米和豆类产量还会再下降14%,农人的努力在这种时候显得如此徒劳。



在这种高温和干旱之下,你无法想象人会为了一滴水而做出什么事。

撒哈拉沙漠因为气候变化,水源冲突越来越频繁。

过去曾经是植被的地区,如今也变成了沙。

干涸的河床上,曾经的水渠已经无法通航,沙子淹没了一切。



西非马里北部位于沙漠之中,人们需要行驶数十数百公里才能找到一口水井——他们唯一的供水设备。

为了抢夺水源,马里人相互斗殴厮杀,发动叛乱,甚至杀死外国来的救援人员。

更糟糕的是,在马里的文化中,寻找水是女性的工作,随着今年干旱的加重,女孩们找水的压力越来越大。

当她们空手回到家,不光要忍受口渴,还可能面对来自家庭成员的打骂...



俗话说“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这句调侃却在极端天气中成为了世界各国的现实。

就在一些国家因干旱而挣扎时,地球的另一边却被迎来了洪灾。

今年6月,中国承受了20年来最严重的洪灾,7月,433条河流水位上涨到危险值。





安徽的曾先生因为新冠疫情失去了浙江一家服装厂的工作,几个月后,他的家又被大水淹没:

一场深夜的暴雨后,曾先生被惊醒,发现水已经漫到了胸口。

他把卧床不起的老母亲放进了一个大型塑料澡盆,用尽力气推向救援船。

家里被冲的不剩什么。

曾先生 图源:NPR

这一幕在8月的韩国重演,京畿道和忠清两地迎来7年来最长的雨季,政府宣布两地进入灾难状态。



大片农田被水淹没,汉江甚至涌上了首尔的高速和桥梁。

权查顺老人的家被山体滑坡冲走。

汉江淹没了首尔的一些街道

她说“什么都没了,一个盘子都没有,连我腌泡菜的大缸都被冲走了。”



同时,朝鲜也接到了暴雨警告。

虽然没有其他细节透露,但很多人担心洪涝会造成当地的粮食危机;印度喀拉拉邦的茶园被冲垮,茶工被迫与世隔绝;

英国高温飙至38℃,雷暴将天空染成紫色,山洪袭击了威尔士和西海岸,这已经是今年英国第16次暴雨高温天气,要知道,从1961到1995年,这样的天气加起来只有6次。







//30亿动物受难,海洋天堂覆灭

高温下,人在煎熬,动物在挣扎,而大自然同样身处地狱。

干燥和高温导致了一些国家的森林火灾越来越严重。

美国得在新冠期间承受野火肆虐的双重打击。

南加州大火蔓延,数千人被迫撤离。

而空中的可吸入颗粒物飙升。

专家表示吸入这些颗粒很可能导致肺部发炎,从而加剧新冠肺炎感染的可能性。

2020年夏季的加州山火

今年,北极西伯利亚地区飙升至历史最高温38℃,引发当地记录中最严重的野火。

截至7月27日,西伯利亚已经烧光了整整一个希腊的面积。

2020年西伯利亚林火

虽然这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地带,却是无数动植物赖以生存的家园。

这让人想到不久前,澳大利亚公布的2020野火损失数据。

约1,146万公顷——相当于一个英国大小的土地被烧焦。

这场持续了数月的野火,导致30亿只动物死亡或流离失所,包括24.6亿爬虫类1.8亿鸟类1.43亿哺乳动物,和500多万只青蛙。





又一座自然生态的宝库被大火侵蚀,但这些竟还不是今年最坏的消息。

森林之外,海洋之中,石油正在向洁净的世界蔓延。

人类的灾难没有结束,动物们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澳洲大火欧虎森林中被熏黑的动物

7月25日,毛里求斯2英里外的海域上,一艘日本游轮触礁,导致船体开裂,尽管船员已经尽其所能以最快速度回收泄漏的燃油,柴油和润滑油,但却无力回天。



1,000吨石油快速流入海中,8月7日的卫星照片中,石油黑色的羽翼像死神的袍子一样,蔓延到了毛里求斯的近海。



这里是全球最重要的生态湿地,有着7000多公顷的海洋保护区。

田园诗一般的海滩,宝石一样的珊瑚礁,这里本来是无数珍稀野生动物的天堂,但千吨石油的倾泻,让这里犹如地狱。

非洲绿色和平组织声明中说,这次漏油事件“是该国有史以来最可怕的生态危机之一”。

毛里求斯政府随即宣布进入生态紧急状态。





令人既感动又心酸的是,在这样一个并不富裕的国家,当海洋被污染时,毛里求斯的普通民众们却上演了一出震撼人心的救援行动。



尽管政府告知人们不要擅自行动,等国家统一清理。



但市民们知道如此大面积的污染每分每秒都在杀死他们的海洋。

于是普通的市民们戴着橡胶手套,划着自家渔船,前往污染海域清理石油。

潜水教练,渔民,餐厅的打工小妹,所有人都在拼命从石油的黑影下夺回海洋。



一些人把家里的丝袜,渔网,树叶拿来做吸附过滤石油的滤网,女性不惜剪掉头发塞进滤网里,只为了能快点把泄漏的油吸出来,理发店为这些慷慨的人们提供免费服务。

一些人在保护区寻找被石油黏在水面上的动物,还有一些不会游泳,于是负责做三明治给救援者们。





这是作为这个不富裕的国家的国民能为拯救自然做的一切。

他们不顾政府劝阻的决定看上去鲁莽,但也许是对的。

两周过去了,政府还没有派出援助。

打捞游轮的工作还在继续,而游轮上还有2500吨油面临泄漏。

更令人绝望的是,不管那些心急如焚的市民们多么努力,这些石油都已经随着海水扩散到了他们不能触及的地方。

志愿者正在收集油污

石油污染很难逆转,他们的海洋已回不到从前。

在这个无论是捕鱼业还是旅游业,都极度依赖海洋的地方。

人们从没有过度消费他们的大海,却必须承受惨痛的代价。





当然,最先背负人类行为代价的还是海洋生物们。

2年前,一只虎鲸妈妈曾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她叫Tahlequah,曾在2018年诞下一只虎鲸宝宝。

这也是她所在的部落3年中唯一迎来的新生儿。



虎鲸虽然是几乎没有天敌的生物,却深受人类活动的困扰。

泄漏的石油、塑料垃圾被它们吃进肚子里,寿命越来越短。

而由于过度捕捞,赖以生存的鲑鱼大量减少,导致它们忍饥挨饿,营养不良。

不孕、流产也越来越多。

怀孕1年半之久,在整个族群的期待中,Tahlequah千辛万苦生下的宝宝却还是夭折了。

悲痛欲绝的妈妈,拖着孩子的尸体向远方游去。



她不断顶起死去的幼崽,以为它只要多呼吸一些空气就能活过来。

但1天过去了,1周过去了,她的孩子没有奇迹般的复活。

这只悲伤的虎鲸,最终顶着孩子的遗体,漂流了1600公里,直到体力耗尽,希望湮灭,亲眼看着孩子沉入海底。





而她所属的南部定居虎鲸(Southern Resident Orcas)已经被列为濒危物种,新生儿越来越少,族群就越来越衰弱。

但上个月,海洋里传来了好消息。

时隔两年Tahlequah又怀上了宝宝!希望这次,她不用再承受丧子之痛...



《时代》杂志认为,今年是海洋生态最关键的一年。

但也许不只是海洋,森林、冰山、土地、气候都即将达到新的临界点。

印度不久前的洪灾

而疫情也对环境提出了新的挑战,《环境科学与技术》期刊的研究认为,目前每月全球要消耗1300亿个口罩和650亿个一次性手套。

这些防疫垃圾如果得不到妥善处理,将带来严重的污染。



很多人都会说:希望2020年快点过去,但当世界各个角落都在因为人们的错误而燃烧、淹没、挣扎时,不做出任何改变,只是祈祷时间流逝一定不是一个好方法。

至少在现在的情况下,不去努力改变,很多事情只会越来越坏。

疫情虽然平息,但我们值得担心的事情有太多太多....



source:

https://edition.cnn.com/2020/07/28/us/orca-tahlequah-pregnant-scn-trnd/index.html

https://www.forbes.com/sites/scottsnowden/2020/08/07/glacier-collapse/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0/08/06/climate/climate-change-inequality-heat.html?smid=tw-share

https://www.bbc.com/future/article/20200730-sahara-desert-the-search-for-water-in-a-conflict-zone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8611333/Mauritians-use-home-barriers-straw-tights-HAIR-contain-oil-spill.html



1条评论
avatar

1楼 英国Basildon访客 发表于2020-08-11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