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人类 新冠 自然

人类是自然的病毒 新冠才是解药!

5214 Words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人类是自然的病毒 新冠才是解药!
大家可能还记得,在新冠病毒肆虐最严重,人们居家隔离的时候,网上出现很多大自然恢复生态的图片。

这些图片看着很美好,但有人对这种图片的解读暗含着一种对人类生命的贬低。

认为人类是地球的病毒,新冠出现,是在给地球治病。

“哇……地球在恢复生机。

-空气污染变少了-水污染没有了-野生动物们回到自己的家新冠病毒是地球的药,而我们,才是真正的病毒。”

“人类实在太烂了,只有当我们不在了,这个世界才会重焕生机。”

从上面两个推文的点赞和转发数可以看出来,持有“人类才是真正病毒”这一观点的人不少。



不过,大部分人只是嘴上说说,并不会真的对人类怎样。

但有一部分人,他们坚定地相信人类是地球的病毒,而给地球治病的方法,就是发动种族战争,减少地球人口。

这帮人就是“生态法西斯主义者”,一个在近两年活跃的年轻极右翼群体。

生态法西斯主义,是一个融合了极权主义、白人至上主义、民族主义,和极端环保主义的古怪混合体。

和普通的保守派不同,他们相信全球变暖是真的,并且他们认为地球人口已严重过剩,想要让未来可持续发展,唯一的办法就是减少人口。

在这个群体中,芬兰生态学家Pentti Linkola是一个代表人物,也是生态法西斯主义者们的偶像。

这个老头几十年如一日地说,“人类是大自然的肿瘤”,呼吁对人口进行专制控制,防止未来的生态崩溃。



他称婴儿死亡率的降低,是“令生物学家们感到痛苦的”;说身心残障者应当被处死,减轻地球负担;说发动世界大战是从根本上减少人口的方法,而且杀人,才是真正的热爱生命。

“如果一艘载有100个乘客的船突然沉默,而船上只有一个救生艇,这怎么办?” 他在自己的官网上写道,“那些憎恨生命的人,会让更多人上救生艇,哪怕它装不下。

而热爱且尊重生命的人,会抓起船上的斧头,砍断多余的手。”“我们现在还有机会残忍。

如果现在不残忍,那么我们将失去一切。”

(在他的官网上,有一页叫“生态法西斯主义”,专门记录他的惊人言论)

这种论调听上去像是理性到极致的冷血,但实际上,对Linkola和盟友们来说,他们永远都是占据救生艇的人,他们不会去想象自己在海中伸出求救的双手。



因为在生态法西斯主义的思想中,他们强调民族平衡,而白人在数量上,少于亚裔、穆斯林和黑人,所以他们理应当然地认为,白人有资格占领救生艇,并有权决定砍其他人的手。

(其实全球的黑人数量略少于白人,但生态法西斯们总认为他们被黑人淹没了)

环保主义和如此残忍的法西斯结合起来,让人有些意外,但其实,在历史上,环保主义运动和种族主义、优生政策是密切相关的。

在上世纪初,一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自然保护主义者同时也是优生主义者,他们制定法律,以保护种族和自然的纯净。

1909年,美国国家保护委员会的报告中写道,“保护自然资源的首要任务,是保护种族本身。”这种说法在30年代的纳粹德国也可以听到。

在希特勒的领导下,纳粹喊出“血与土”的口号,认为德国人和他们的土地之间有着神秘的联系,这种联系排斥非德国人来到他们的土地上。

到60、70年代的美国,因为全球饥荒,环保主义者们开始希望减少他国人口。



环保者Garrett Hardin游说政府,抗议他们给处以饥荒的贫穷国家提供粮食援助,因为“无法自食其力的人应当被饿死”。

斯坦福大学教授Paul Ehrlich发表《人口爆炸》,建议用绝育作为控制第三世界国家人口的方法,避免未来可能出现的粮食不足。

到现代,这些生态法西斯们可以在脸书、推特、4chan、8chan上看到,激进态度一如既往。

搜索“深层生态学”(Deep Ecology)、“糟糕的生态”(EcoFash)等tag,可以看到一堆骷髅头像和反犹主义表情包,以及一群举重、做菜的胡子男。

(街头的招募海报)

这些生态法西斯主义者们基本都是男性,痴迷于北欧文化,很多是素食主义者。



他们厌恶现代技术、移民和同性恋者,幻想着将堕胎女性和少数族裔赶出自己的国家。

在匿名网站上,他们建立了生态法西斯组织,比如绿旅、绿色前线,将希特勒照片和动物图片混搭,到处征战(也就是输出价值观和骂人),招募成员。

(绿旅logo)

(绿色前线logo)

因为网络上激化的环境,这帮人知道发起战争的可能性很小,渐渐的,他们投向恐怖主义的怀抱。

在圈子里,他们崇拜敢于为大自然主动出击的人,比如炸弹客Ted Kaczynski。

这个从数学家转变为恐怖分子的高智商罪犯,因为厌恶现代技术对人类和环境的侵蚀,在1978年到1995年制造了多起爆炸,造成3人死亡,23人受伤。



之前提到的芬兰生态学家也曾在2007年说,自己其实一直想当恐怖分子,但因为能力和勇气不足,所以没有做。

这些看上去很像是普通键盘侠们的哔哔,但不幸的是,从去年起,这帮人真的动手了。

2019年3月15日,一个叫Brenton Tarrant的澳大利亚人扛着一把枪,进入新西兰的清真寺,用头盔上的摄像机直播下自己屠杀穆斯林的过程。

这起袭击中有51人不幸丧生。

在屠杀开始之前,Tarrant在8chan上发表了自己的宣言,并将其寄给包括新西兰总理在内的30多人。

这份74页的文件中,他称自己为生态法西斯主义者,将穆斯林们描述为“入侵者”。



穆斯林的出生率太高,对白人国家来说是威胁。

“人口过多破坏了环境。

我们欧洲人是为数不多的,没有布满全世界的种族。

这帮入侵者正在全世界泛滥。

杀了入侵者,阻止人口过多,只有这样才能拯救环境。”

过了不到5个月,第二起生态恐怖袭击出现。

2019年8月3日,一个叫Patrick Crusius的枪手进入德克萨斯的一家沃尔玛超市,枪杀了23人,其中大部分是拉美裔人。



在枪杀之前,他也发表了一份宣言,指责墨西哥移民破坏环境。

“在过去的一年,环境变得越来越糟糕。

墨西哥移民对白人政权和环境构成了双重威胁。

只有我们摆脱掉这些过多的人,我们才能让生活变得更加可持续。”

在去年10月底,生态法西斯组织绿旅,在瑞典的一家水貂农场制造爆炸。

袭击者将爆炸视频上传到表情包分享网站iFunny,配上新纳粹的死亡金属乐,在结尾呼吁“直接行动是唯一的选择”(“直接行动”是白人种族主义者对恐怖袭击的委婉说法)。





在视频下架后,有媒体发现袭击者的账号上还上传了ISIS的炸弹制作指南,每一步讲的非常详细。

枪杀、爆炸,这些可怕的举动并不能拯救环境,哪怕是减少人口,也是微不足道的。

袭击者们也清楚这一点,他们称自己的行为为“加速主义”,也就是播种下暴力和纷争,将社会的内部矛盾推向极致,以使社会快速崩溃,然后他们在废墟上建立新的秩序。

靠着这套鬼扯的逻辑,袭击者们不断呼吁更多人效法他们。

“如果你看了我写的内容,仍然袖手旁观,这也是一种选择。”枪手Crusius在宣言的结尾中说,“为了让国家免受灭顶之灾,我绝不会袖手旁观。

我希望你也一样。”



哎,这世界上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有啊。

因为环保主义在年轻人中受欢迎,生态法西斯主义对年轻人颇有迷惑性。

虽然和传统的保守派比,他们的人数还比较少,但随着全球变暖的恶化,未来,真的让人担心啊……


暂时还没有评论。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