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移民 社会 英国 文化 融入

为言论自由逃到英国的少年被泼酸失明:英国 能来 却无法融入的伤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为了言论自由和人身自由,我才来到英国,”Aaron(化名)告诉记者。这位18岁的难民小伙子怎么也没想到,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了梦想之地,会发生这样的事。

事故的主人公Aaron,是一名来自厄立特里亚的难民。

这个位于非洲东北部的国家,从公元9世纪开始,就不断的被周边国家反复侵略,除了最频繁的埃塞俄比亚,意大利和英国也将其轮着殖民。在被殖民和闹独立的循环中,厄立特里亚总算在90年代初独立。

然而,这个没有任何工业基础,只有自然资源和海岸线的小国,重新陷入了军阀割据的混乱:物价连续15年以10%的速度上涨,军人比例占总人口7%,人均年可支配收入合950元人民币...

Aaron与朋友Jemal(同为化名),与约30万同乡,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背井离乡,一路经由利比亚,坐着小艇穿过地中海,加莱港,最后到达了梦想之地——英国。

安顿下来之后,两人进入一所继续教育学院就读,过上了有书念的安稳日子。然而好景不长。

去年12月7日早上8点10分,两人在去学校的途中,被一名男子给拦了下来。男子戴着口罩,穿着帽衫,什么也没说,就举起一只杯子泼向他们。



“我对泼酸袭击根本没概念,”Aaron说,“直到自己成了受害者。”随后,看不见的Aaron在路上无目的地奔逃。一名好心的路人停下车,为他俩叫了救护车。

一开始,两人被送到南伦敦克罗伊登(Croydon)医院,随后被转入切尔西和西敏(Chelsea & Westminster)医院烧伤科。
Jemal伤势较轻,当晚就出院了;但是受伤严重的Aaron需要住院。
“我比较幸运,右眼视力恢复了,”Jemal说,“但是我朋友(Aaron)很不幸,他的眼睛,鼻子,头发全被酸烧了。

他现在非常恐惧,晚上一直哭,觉得自己一旦离开房间就会被袭击。”两人告诉记者,这名袭击者是一名白人。

虽然警方目前表示不确定作案动机,但是受害者认为,一定与种族仇视相关。最让人难过的是,同一个暴徒在这之前,就袭击过Aaron一次。他当时报警了,但是警察没有将暴徒绳之以法。

就像Aaron所言那样,去年9月7日,他居住地的CCTV记录下了第一次袭击:暴徒告诉他有一封他的信,然后忽然用自行车链条朝他当头打去。




“要是(警察)在我第一次报案时就抓住他,我就不会被泼酸,也不会瞎了,”Aaron说。而且,发生泼酸袭击以后,警察一直等到今年一月才发起证人上诉。

一系列拖延让受害者感到沮丧。目前,暴徒依旧逍遥法外。

Crimestopper UK发起5千英镑悬赏,奖励提供最终抓获犯人情报的人。

据受害者和警方提供的线索,这名男子是一名白人或者亚裔,精壮,常穿黑色帽衫夹克,深色裤子,高筒靴,作案时会戴浅蓝色医用口罩以及深色棒球帽。

如有相关情报,请大家拨打Crimestopper UK的电话0800 555 111告知。

其实,在疫情爆发后,英国与种族相关的仇恨犯罪上升明显。尤其是对亚裔来说,处境十分微妙。

“我感到不安”,英国亚裔回忆疫情元年遭遇的仇恨犯罪



据研究机构End the Virus of Racism的报告,自从疫情爆发后,英国的东亚和东南亚裔居民经历的仇恨犯罪增加了300%。

工党议员Sarah Owen告诉半岛电视台,听到两名议员用不堪入耳的言语描述中国人。半岛电视台采访了一部分遭遇袭击的亚裔,询问他们的遭遇和感受。

Peng Wang:感到不安

37岁的Peng Wang是一名教授金融管理的讲师。

2月23日,他在慢跑过程中遭遇无端袭击。两个月之后,他的妻子在学车时,遇到一个孩子对她比中指。

“我在芬兰待了六年,刚来英国的时候,觉得英国人比芬兰人友好,”Wang说,“但是现在我感到不安。”



29岁的Lisa Dang是一名厨师。

作为出生在英国的第二代越南裔,她从小就被父亲教育,“要比英国人更努力,因为我们是越南人”。Lisa表示,出生在英国,让她在早年完全没有作为越南人的认同。

父亲每次这样对她说,她都会反驳,称自己是英国人。刚好邻居是一对没有孩子的白人夫妇,待她如己出,所以她童年没有不快的经历。

上中学以后,她渐渐听到不少关于自己的玩笑,不过倒也没有引起特别大的不愉快。

真正的转折,在疫情发生之后。

两件事让她印象深刻:第一件事,是她与中国男朋友走进一间啤酒屋,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声“武汉”,无人谴责闹事者,也没人想和他们靠近。

第二件事,是在伦敦一间超市里,一群孩子先是冲她喊Nihao,Konnichiwa,然后等她转过来之后,几个人迅速把口罩戴上。Lisa说,如今,在这个她出生长大的地方,她找不到家的感觉。



Pawat Silawattakun:路人不在意你的求救24岁的Pawat Silawattakun,泰国人。他是一名在伦敦金融城工作的税务顾问。去年2月8日,他在回家途中被叫嚣“冠状病毒”并被殴打。

Silawattakun告诉记者,他大声呼救,但是路人似乎不太在意。

最后有两人帮他叫了个Uber送到医院。目前,伦敦警署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此事。

对受害人Silawattakun来说,这件事情的发生让人心寒。他年少时期就来英国念书,并考入了剑桥大学,然后留在金融城工作。

“如果你参考数据,你会发现救治英国人的亚裔医生比携带新冠的亚裔要多得多,”Silawattakun说。

Haotian Guo:去食堂吃饭被歧视Guo是一名在剑桥大学念博士的中国学子。去年2月,他与同学在学校Downing hall食堂受到了白人学生的歧视。




这名博士生说,自己和朋友正准备坐下来吃饭,忽然旁边的两个白人学生告知他们,“座位已经被预定了”,于是他们只好坐到其他地方。

但是,那些“被预定”的座位到食堂关门也没人来坐。

这名博士生向学院汇报此事后,学院负责人通过邮件告知所有学生,“歧视行为不可接受”。又过了几天,这名博士生受到了更明显的语言歧视。

他取自行车时,旁边一名中年男子凑过来说:“你是不是中国人?你携带病毒吗?”.....一人一个故事,遭遇不同,悲伤相同。

我建议大家最近结伴出行,特别是如果需要晚间活动,尽量减少在高街上落单的可能。英国的法律非常仁慈,犯事的青少年不会被重罚,所以大家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正在被侵害的人,比如看到餐饮业阿姨伯伯被言语歧视,你可以掏出手机录像,报警。如果有不认识的,看上去鬼鬼祟祟的人(特别是戴着帽子戴着口罩)接近你,或试图和你搭讪,不要理睬快步走开。



8条评论
avatar

8楼 英国卢顿網友 发表于2021-03-30

avatar

7楼 英国加的夫網友 发表于2021-03-29

avatar

6楼 香港元朗網友 发表于2021-03-29

avatar

5楼 英国Basildon網友 发表于2021-03-28

avatar

4楼 香港大埔網友 发表于2021-03-28

avatar

3楼 Lam1969630 发表于2021-03-28

感谢投稿

avatar

2楼 英国伯明翰的游客 发表于2021-03-28

国人太怕事了,打,逼对方动手后往死里打,或者趁其不备直接把他干趴下,国人在国外就是太怕事了,以至于让人觉的好欺负,多反抗几下看以后谁还敢,尊重永远都是自己争取的,而不是别人施舍的

avatar

1楼 英国伦敦網友 发表于2021-03-28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