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南非 病毒 伦敦

伦敦南非变种聚集感染确诊增至70例 SAGE紧张:疫苗功效或付之东流

声明:部分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昨天,由于确诊70例南非变种病毒个案,南伦敦的Lambeth和Wandsworth紧急开展了大规模“闪电战式”病毒检测,英国卫生部表示这是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突击式大规模病毒检测。

今天上午,伦敦市长萨迪克·汗确认:有关病毒检测的范围扩大到Southwark,重点放在SE16邮编区,“如果你被要求做PCR检测,请配合,这样可以帮助追踪和限制任何个案的扩散”。

另外,在Lambeth和Wandsworth也增设了移动病毒检测点。刚刚又拓展至北伦敦的Barnet,涉及N3邮编区及高街购物人群。

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表示:“减少变种病毒感染个案对于战胜疫情来说非常重要。Lambeth、Wandsworth以及Southwark部分区域的居民,感谢你们对于你们居住区域突击式病毒检测的支持。伦敦人再次展现出配合的精神。

如果你接到电话,请做检测、接种疫苗。”昨天,卫生部病毒基因组测序团队检测出在南伦敦有超过70例确认的南非变种病毒感染个案,被NHS病毒检测和追踪团队的首席医学顾问苏珊·霍普金斯博士认定为“重大情况”。

政府表示这些感染了名为B.1.351毒株的确诊者正在自我隔离或已经完成自我隔离。

从昨天开始,NHS病毒检测和追踪团队针对这三个区域进行额外检测和基因测序。

早前,NHS病毒检测和追踪团队派出人手将PCR检测送到Wandsworth市政厅、Tooting休闲中心和Roephampton大学。



政府从昨天开始就敦促11岁以上在上述区域生活、工作或曾到访过的人做PCR病毒检测。

今天,SAGE下辖数学建模小组SPI-M成员、爱丁堡大学的病毒学家Rowland Kao教授表示:“突击式病毒检测在足够广泛和密集的情况下有用,但同时需要配合至少某些限制和隔离措施才能有效避免不得不出台地方隔离措施。

《太阳报》:《变种病毒的威胁:如果‘令人担忧的‘南非病毒聚集点扩大,专家警告解封可能会被取消》。

Rowland Kao强调:“如果数据支持目前南非毒株群聚点无法被控制,那么继续封锁就无可避免了——尽管封锁已经太久,这个决定可能会很简单。”不过,有一个困境是,政府越是允许人们可以跨区域出行,要控制变种病毒感染的爆发就越难。

因此,他认为突击性病毒检测还需要扩大,就像今年年初的那样。

“我建议一定要努力、尽可能控制这些爆发。但我们无法一直做下去,或者至少无法确保——但任何能够延缓变种病毒传播的措施都意味着这个国家的更多人能够继续在更低程度的限制下生活(注:即不必在南非变种病毒广泛蔓延之后继续封锁或者回到封锁)。”

昨晚,SAGE成员、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教授彼得·奥本肖承认,南伦敦南非变种病毒的爆发吓坏了不少科学家。“我们都希望逐步解封能够好好的,一切都在谨慎中进行,但(南伦敦的事件)不是好消息。如果南非或其他变种病毒快速扩散,这意味着我们不得不取消解封。”



独立SAGE成员、布里斯托大学公共卫生访问教授加布埃尔·斯卡利同样强调政府需要采取紧急措施,如果群聚爆发出现需要增加限制措施。

“我们将进入一个新阶段,即这些地方性的爆发会更多出现。如果你真的要压制变种病毒的传播,那么光靠人们在出现症状后自我隔离是远远不够的。”“如果发现地方性爆发,那么必须马上进行地方性封锁。”

早前,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曾经暗示在解封之后不会重新引入地方分级封锁制度。

首相府表示,他们对于南非变种病毒的爆发非常重视,正在采取积极的措施阻止扩散。之所以政府和科学家如此紧张,是因为南非变种病毒很可能让开展顺利的疫苗接种计划付诸东流。

以色列最新实时报告发现:辉瑞疫苗对新冠南非变异毒株保护力比原毒株以及英国肯特毒株要弱,根据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彼得·奥本肖教授的说法,这让很多科学家对南非变种病毒在南伦敦的扩散感到担忧。

这项特拉维夫大学的研究将400名确诊新冠、然后接种了一剂或两剂的辉瑞疫苗,观察他们14天后的情况,对比同样人数的感染却没有接种疫苗人士做对比。

根据对比,在所有观察对象中有1%身上出现南非变种病毒,但在接种两剂辉瑞疫苗的人士当中,变种病毒的存在率是没有接种病毒者的8倍——5.4%的接种者对比0.7%的未接种者。



研究人员表示,这意味着辉瑞疫苗对南非变种病毒感染者的保护力比对原毒株以及肯特毒株感染者更弱。

这份研究尚未通过同行评议。

目前,科学家普遍认为南非变种病毒的传染性不比肯特毒株强,但对于疫苗的抵抗性更强。

在Novavax、强生和牛津疫苗针对南非毒株的实验中都发现南非变种病毒更容易逃脱这些疫苗所提供的免疫力,让这些疫苗无法阻止南非变种病毒的传染,甚至有一项研究发现牛津疫苗对南非变种病毒仅有10%的有效性。

不过,莫德纳疫苗传来好消息:他们针对南非变种病毒所研发的疫苗在实验中对该毒株有效,早期结果显示有效产生针对南非变种病毒的抗体。

目前结果还比较初步,有待观察。

Rowland Kao表示,在进行突击式检测后要了解变种病毒传播有多快是有可能的,因为基因测序只需要不到半天,但这一切都看有多少资源的投放。



“不过,如果自我隔离没有做到,那么这一切毫无意义。”英格兰公共卫生署发言人表示,对于任何变种病毒的基因测序需要两周完成,但强调通过基因组分析,能更快速获得初步结果,以便及早采取公共卫生行动,开展调查。

昨天,鲍里斯首相警告,病毒的传染率、医院入住率以及病亡率的减少不是由疫苗接种所带来的,而是由全国性封锁的措施所带来的,尽管疫苗一定有所帮助。

他表示,因此解封不可避免带来病亡率的上涨,人们必须理解这一点。

今天,疫苗及免疫联合委员会的副主席安东尼·哈恩顿教授敦促人们不要疯狂派对,这样会让南非变种病毒进一步扩散。

他表示没有一种疫苗对于南非变种病毒有效——尽管他们还是能减少南非变种病毒感染者的重症和死亡,它们无法有效阻止南非变种病毒的传播,如果大规模群聚发生,英国可能会出现更多病毒变异状况。

与此同时,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ONS)的最新统计,英国距离群体免疫还有很大距离。ONS数据显示,,大约一半的英国人口很可能已经在3月底已经有抗体,54.9%生活在私人住宅的英格兰人有抗体。在威尔士,最新的数字是49.1%,在苏格兰是46%,在北爱尔兰是54.5%。

在整个英国,更年长的群体抗体更高,65-69岁的群体有84.5%的人有抗体,70-74岁的群体有82.4%的人有抗体,不断往下递减,16-24岁群体只有38.7%的人有抗体。



2条评论
avatar

2楼 英国Mansfield的游客 发表于2021-04-15

avatar

1楼 Ken12848 发表于2021-04-15

GIF
为改善用户体验,此网站使用Cookie。要了解更多关于Cookie政策的信息或拒绝使用Cookie,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同意